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金石為開:沈家二爺求放過

更新時間:2019-07-15 11:12:30

金石為開:沈家二爺求放過 已完結

金石為開:沈家二爺求放過

來源:有書閣 作者:一把火 分類:言情 主角:沈寒,白婭

金石為開:沈家二爺求放過是一把火寫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角沈寒白婭。“要繼續?”沈寒轉了轉手上的機器,言語自信。...。123小說網為大家提供金石為開:沈家二爺求放過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有意往她跟前貼近,像是要說什么要緊的隱私話:“或者,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你。并且,毫無保留。”

沈寒的鼻梁很高,把他整張臉分割得更加立體完美。

如此的一張臉下,藏著深不可測。

“好!”白婭點頭,“如果我證明到這里的石頭有問題,必定會向沈先生討一個說法。”

這次,她挑選的時候,故意挑皮殼厚的。

這類很容易出造假的貨,把廢石外面粘上優質翡翠皮殼,再放在經酸、堿浸過的土壤中埋上,使之變為“真皮”。

她慎重之至,沈寒一直在她旁邊,也不作聲。

只是,其他賭石人會有意無意地朝這邊看來。

傳聞沈二爺不常賭石,尤其這才是賭石盛會的第三天。

他一般,都是在最后一天作為壓軸出現,直接開好貨。

一般的料子,別的人碰不到,也買不起。

沈寒身邊那個挑石頭的丫頭,也沒人認識究竟是誰。

他們想看,卻并不敢明目張膽,只能私下偷瞄、猜想。

白婭本來平靜,因為這些目光而注意力不夠集中,果然是有沈寒的地方,便是注目禮的聚集處么?

她越來越心緒不寧,

沈寒挑眉,轉身沖袁偉抬了抬下巴,袁偉便走了。

五分鐘后,白婭再也沒有感覺到眾人目光帶來的壓力,大家都在專心賭石。

“就它吧!”白婭原本蹲下在瞧石頭,瞧定了之后,站起身指著它沖旁邊的沈寒講話。

沈寒把她手里的強光手電拿過來交給袁偉,低頭往石頭上一瞥:“帕崗的料子現在本就不多,盧小姐故意挑這一塊,打定心思想讓我輸……于心何忍?”

最后四個字一個比一個說得輕,輕到力道像在給煮好的雞蛋一點點揭開它最外面的那層透明*。

白婭警告自己不要亂想,可是她微愣之際,沈寒已經讓人把石頭抬過去了。

“盧小姐這么好看,就算讓我下地獄,也是件美差。更何況,一百萬的石料而已。”

一百萬?

白婭料到這原石很貴,畢竟塊頭足夠大。

可是一百萬,買塊有百分之五十可能性廢掉的料子?

沈寒不識貨,還是他不在意錢?

正發傻,沈寒做了個“請”的手勢,要她跟他一起過去。

“聊表誠意,這石頭,我親自切。”

沈寒的話說得并不大聲,但是好多人都聽見了。

這下,整個會場沸騰度比剛才翻了好幾倍。

白婭只覺得耳邊全是各種議論聲,什么聲線的都有。

耳朵聒噪得厲害。

但她也驚訝,沈寒竟然會親自切石頭。

電光石火,機器聲嗡嗡作響。

沈寒戴上防護眼鏡,白凈修長的手指按在石頭上,另一只手握著機器,目不斜視。

好多人都圍過來,要看沈二爺切石頭,即便切出來的是廢石,但有幸親眼看到沈寒切一次原石料子,也算是今天的福利。

白婭被擠到一旁,沈寒切石中途抬頭,精準地看向了她的位置,頭一偏,示意她到他旁邊去。

所有人都在猜測這丫頭跟沈寒的關系。

可沈寒除了剛才那個動作之外,便是專心切石。

開窗的過程他很手熟,大約十幾分鐘,一個直徑三公分的口子便開了。

所有人湊過去想看,但除了沈寒之外,是他旁邊的白婭看得最清楚。

她盯著石料上的窗口。

很顯然,已經見著色了。

白婭能聽到自己怦怦的心跳,把視線轉到沈寒身上,正撞上他幽幽的目光。

他那目光似在說:如何,你贏不了我。

“要繼續?”沈寒轉了轉手上的機器,言語自信。

圍觀者全都屏息,第一層黃沙皮殼和第二層紅紗皮殼已經被刮了去,強光照射下,里面的色分明越來越清晰,因為今天這石頭如果開,只要出現色,便穩贏不輸。

白婭的耳根子發燙。

“要!”白婭只能賭一把,如果贏了,就當還沈寒昨天那二十萬的錢。

甚至多出來的都有了,如果料子翻倍,一百二十萬,至少兩百萬。

她甚至彎腰,湊到沈寒耳邊低語:“沈先生,如果這塊料子賺了,我們便兩清,我不再欠你二十萬,你也不要偷偷做干涉我生活的事!”

她指的,自然是胖房東讓她們搬家的事。

頭一次主動湊近,在沈寒耳畔低語,沈寒忽然側臉,白婭溫熱的嘴唇似有似無地擦過他的耳朵,她微怔,他抬眉。

沈寒放下手上的東西起身,接過袁偉遞過來的毛巾,一邊擦手一邊開口:“兩親?想怎么親?”

白婭立刻會意他故意念錯了音,在場又那么多人,都因了沈二爺突然不正經的**話而激動不已。

她不知如何應對,轉身便走,他把毛巾扔回給袁偉,跟在她身后。

“就算你不切了,料子也算我輸。”

離開人群的時候,白婭才有足夠的勇氣說了這句話。

沈寒料定了她會這么說,平和一笑,嘴角化開了剛才切石頭時的認真,多了點不正經的意味。

“所以,昨天的石料,恕我眼拙。”白婭心里沒了底。

賭石水深,根本不是她熟記父親的手抄本就能參透的。

第一次贏,不過是運氣好。

后兩次,才是她的實力。

現在手上的八萬塊,她已經沒有勇氣拿去賭石。

賭石會還有幾天就過去了,再想要靠賭石在蓉城露臉,要等明年這時候了。

已經走到這一步,她既不甘心,又不勇敢。

“盧小姐不用妄自菲薄。”沈寒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不如一起出去轉轉,緩緩心情。就當是剛才那石料幫我小賺了一筆,給你的獎勵。”

他自然不會拿錢給她,他要的是她感恩戴德,一步步把她吃掉。

白婭心亂,知道說拒絕的話也不過是徒勞。

所以沒點頭,卻往大門外走。

她沒看到的是,在她邁出幾步之后,身后的沈寒臉上的笑更意味深長了。

車速平穩。

沈寒的車子不算低調,卻也不至于夸張,

黑色,轎跑。

別無特色,袁偉駕車技術沉穩熟練。

白婭坐在沈寒身旁,不說只言片語,只把頭看向窗外。

中途,她的手機響起,盧茜月告訴她,自己跑遍了蓉城,都沒人愿意租房給她。

跑遍蓉城,無人接納!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都市虐文
  3. 女生穿越小說
  4.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时时彩最快开奖 精准购彩计划软件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网站 欢乐生肖全天稳定计划 重庆时时官方手机版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助手 爱乐游戏平台 最新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北京赛车pk10软件 免费 赛车前三稳赚技巧 手机版21点游戏下载 名仕国际娱乐在哪里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统计 11选5怎么杀号更准确 北京pk赛车规律公式 pk10不同平台对打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