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茅山傳說

更新時間:2019-07-05 21:16:46

茅山傳說 已完結

茅山傳說

來源:掌讀520 作者:花木帥 分類:靈異 主角:吳志遠,杜月笙

《茅山傳說》是最近很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作者把主角吳志遠,杜月笙之間的故事寫的跌宕起伏、精彩絕倫。內容講述了他死里逃生,卻結緣茅山,不愛錢財,卻富可敵國。茅山派機密、上海灘教父杜月笙發跡之謎、慈禧太后墓葬被盜之謎、僵尸、女鬼、黑降門降頭術、道家斗法、未解之謎……層出不窮。一位位知己紅顏,有的成為陌路,有的伴隨左右,誰會笑到最后?主角吳志遠,帶你揭秘一段段驚險離奇、不為人知的神秘往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門外響起的腳步聲令吳成喜夫婦一驚,還未及反應,來人已踏進門來,正是急急趕來的張擇方。自吳家村去青島城時正是夜晚,又要四處觀察于一粟的蹤跡,所以用了整整一夜。回程時張擇方心無旁騖,又是白天,是以速度快了許多,只消半日便趕了回來。

張擇方二話不說,解開肩上的包袱,取出一面白色紙旗,旗面呈三角形,約有巴掌大小,又取出一支白蠟和一沓紙錢,紙錢長七寸寬三寸,全由黃紙制成。

張擇方向吳氏問道:“家中可有盤子?”吳氏連連答應,急忙跑到廚房去拿。

接過盤子,張擇方在房內正北向點上一爐香,將紙旗和白蠟放在盤中,置于香爐前,又在爐前泥盆中放入一把紙錢,雙手做聚魂手訣,念道:“今我等來此貴地,為尋真魂,若有冒犯,有怪莫怪,惟愿協助,速現真魂。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念畢,聚魂手訣向泥盆中紙錢一指,“呼”的一聲,那紙錢竟無火自燃,吳氏夫婦頓時看得目瞪口呆。

張擇方將剩余的紙錢塞給吳成喜,然后左手持旗,右手端盤,盤中豎著白蠟,卻未點燃,向吳氏夫婦道了一聲“請跟我來”,便率先步出正門。

走到院門口,張擇方站在門檻處,向吳氏夫婦問道:“志遠是在這里倒地后便昏迷不醒是嗎?”吳氏夫婦趕忙點頭。

“從此處到水潭這段路程,他走過的每一處都有可能是他丟魂的地方。志遠打水的必經之路吳大嫂應該清楚,你在前面帶路,吳大哥站在我身旁撒紙錢!”張擇方向周圍略一觀察,將左手紙旗擺正,高喊道:“吳志遠,快快回來!”

初秋夜風清寒,吹得紙旗嘩啦作響,山村的夜來得早,村民不如久居城市里的有錢人,完全沒有夜生活的概念,天一摸黑,家家戶戶便止燈歇息了。清冷的夜里除了秋蟲啁啾,只剩下吳成喜撒紙錢聲、張擇方的呼喚聲和手中紙旗迎風而展的聲音,令這個空洞的夜顯得更加詭異。

“吳志遠,快快回來!”張擇方一邊緩行,一邊拖著長腔高喊,雙眼始終不離左手的紙旗。吳成喜跟隨張擇方的步子,每踏出一步便撒一把紙錢。

月華如銀,寒星稀落。

三人一直走到龍山腳下泉眼水潭邊,那紙旗卻始終不見半點動靜。張擇方生疑道:“不對!志遠的魂魄不在我們走過的這條路上!”

吳成喜夫婦面面相覷,顯然未能完全理解張擇方言下之意。張擇方解釋道:“這一路上靈旗不動,說明我們未遇上志遠的魂魄。他的命魂只會在離竅而出的地方逗留,你們再好好想想,他之前來打水時有沒有走過其他的近路,或者附近有沒有他時常去玩耍的地方?”

吳成喜夫婦陷入沉默,半晌吳成喜急道:“道長,這條打水之路直通這龍山腳下,此處除了村民前來取水,平時鮮有人來,所以只有這一條路可走。志遠不可能另走他路的。”

“這就奇了。”張擇方沉思道,眼睛卻朝山中望去,只見一股陰風在山間旋轉,皎潔的月光下,雜亂的山腳卻墨黑一片,看不清里面的狀況。

張擇方十歲入道,十五歲便小有成就,奉師命云游四海,鎮鬼祛邪,不知經歷過多少懸疑詭譎、錯綜離奇的靈異事件,眼下這一幕縱然使他吃了一驚,但心中已是三分有數。

“吳大哥你跟我來,吳大嫂在此等候,無論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要驚慌,更不要亂跑,切記!”吳氏聞言連忙點頭,張擇方左手捏緊紙旗,右手端正瓷盤,高喊一聲“吳志遠,快快回來”,直向山中走去。

行至守山獅下,張擇方仰頭一看,只見深藍的夜空下,一蹲石獅傲立在亂石之中,宛如鶴立雞群,威風凜凜,令人肅然起敬。

“好一個七煞鎖魂陣!”張擇方失聲贊嘆,“施法者法術雖高,可惜心懷仁慈,這個陣撐不了多久了。”一邊感嘆一邊向山內走去。

“道長停步!”吳成喜急忙在身后朗聲喊道,語氣中滿是畏懼之意。

張擇方稍一遲疑,只聽吳成喜繼續道:“此山是本村禁地,近百年來無人敢進。據老一輩人相傳,祖輩中曾有人冒險進山,后來不是人間蒸發,就是瘋狂而死。村里人人知道這一規矩,所以我想志遠絕不會違反禁令貿然進山的。”

“你不要害怕,只管隨我來!”張擇方冷笑一聲,竟不理會吳成喜的忠告,兀自向前走去,邊走邊反復喊道:“吳志遠,快快回來!”

吳成喜見執拗不過,只好緊跟幾步,向空中拋撒紙錢。

張擇方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口中喊著招魂偈語,心中卻十分糾結:“從守山獅處布下的七煞鎖魂陣來看,這座山十分古怪,吳志遠極有可能在這里見到了不該見到的東西,猛然受到極度驚嚇才靈魂出竅。現在時間已然不早,如果先遇到的是鬼邪之物而不是吳志遠,恐怕就要耽誤很多時間。一旦拖至凌晨,七天期滿,就前功盡棄了。”

“然而現在這又是唯一可能找到吳志遠魂魄的地方了,唉,只好碰碰運氣了。”張擇方心想,然后嘴上繼續高喊一聲,雙眼在注視四周同時,不時的瞟一下手中的紙旗。

行進了百十米,吳成喜越發緊張起來,他上前拉住張擇方的左臂,顫抖道:“道長,志遠是個聽話的孩子,他不會來這種地方的,我看我們還是去別處尋找吧。”

張擇方正要開口勸解,突然將聲音打住,因為此時他聽到另外一個聲音隱隱響起,豎耳細聽,竟是一名女子的哭泣聲。

吳成喜慌忙再次抓住張擇方的左臂,眼神中流露出恐懼。

這龍山比不上名山大川,高度自然也遜色得多,只比平常丘陵高了百十米,但絕不會遮住月光。然而此時置身山下,四周卻是漆黑一片,頭頂的月亮自然無跡可尋。

吳成喜凡胎**,眼前的景物幾乎是模糊一片,只能隱約看到一堆堆高低不齊的亂石堆和矮樹叢,張擇方修道多年,夜間的視力自然異于常人,他循聲望去,只見前面不遠處大石上,竟坐著一位年輕女子,雖然她背對張擇方,但從其玲瓏有致的身材中,仍能看出其大概年齡。

那女子一手扶石,一手掩面,哭得異常凄涼。

這荒山野嶺,冷秋月夜,哭泣聲在陰冷的環境反襯下,不由得令人毛骨悚然。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腹黑
  3. 精怪靈異小說
  4. 現代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重庆时时过年停吗 广东快乐十分2中2计划 pk10预测软件 下载重庆时时 广西快乐十分怎下载 天津20选八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公告 吉林福彩新快3走势图 北京时时11选5 3374最快开奖直播現场直播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今天内蒙古时时结果 香港免费马料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精准预测软件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甘肃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