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陰陽刺

更新時間:2019-07-09 16:59:47

陰陽刺 已完結

陰陽刺

來源:追書云 作者:客家大少爺 分類:靈異 主角:林海,小梅姐

林海小梅姐是這本叫做《陰陽刺》小說中的主角,很好看很不錯的一本小說;該小說出自于網絡作家客家大少爺的原創作品,主要講述的是我是一名紋身師,傳承了我爺爺的手藝。我家是傳統的刺青世家,本來爺爺原本是打算將手藝傳承給我,可由于我年幼的時候,父親忽然暴斃而亡,爺爺就收了這個手藝,只教了我一些刺青的基礎手法。爺爺說:“有些刺青只有特定的人才能背得起”可身邊發生的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故,像是一只無形的大手逼迫我背起傳承。.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和師叔才駕車到了力哥所給的那個地址,遠遠的有個“養蠶村”三個大字的牌匾高高的掛著。

我們下了車,順著通往村子唯一的一條水泥大路步行走過去,我本來是想把車開進去的,可師叔偏要下車走,說是在車上吃多了,有點積食,所以要下來了多溜溜消化消化。

進了村里,我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清新的氣息,師叔說養蠶人每天都會采摘新鮮的桑葉給蠶寶寶吃,所以空氣的味道是桑葉的味道。

見到一家的門開著,見屋里面是一個大架子,上面放了好多編制的竹筐,竹筐的邊緣露出許多綠色的葉子出來。

師叔上前去和坐在門口的老婦搭話:“大姐,這是你家養的蠶啊,我能進去看看嗎?”

這老婦很是熱情好客,忙笑著迎接我們,“你們兩個是城里來的老板吧,我剛才老遠就看見你們把車停在村口了,進來看吧,我養的蠶都肥肥胖胖的,我家不是整個村里的養蠶大戶,卻是出絲最好的一家。”

師叔哼哈著答應著進去了,我跟在后面像個跟班似的,不過,師叔他倒是很會拿捏腔調,再加上他胖的大腹便便,看起來倒很像是那種每天大魚大肉的暴發戶老板。

進到這里面,老婦擔當起了解說員的角色,“這就是蠶室了,這架子上的都是我家的蠶,你們看,個個都長得這么好看。”

我往這些竹筐里面看,竹筐地下鋪了一層綠色的桑葉,桑葉上面則是密密麻麻的爬著許多白色的蠶,的確如她所說,每一只都是白白胖胖的,可是卻怎么也覺不出這些小東西哪里可愛,軟軟的身體扭啊扭的看著讓人覺的難受。

可師叔好像和我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他居然伸手拿出了其中的一只放在了手心里來回的看,老婦在一旁笑著說:“一看這位老板就是懂蠶的人,看得這樣詳細。”

我也學著他師叔的樣子看著他手里扭來扭去的蠶寶寶,可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師叔把這只蠶放回筐里,對這婦人說:“大姐,你這蠶養的這樣好,可是這村里面養蠶最久的一家?”

婦人笑著說道:“我們這里祖祖輩輩都是養蠶的,如果說久,每家都養蠶的年頭都很長的,若是說最久,那村里最后面的那一排特別破舊的房子里住的那家,是村里養蠶最久的也是最有資歷的,不過早些年前,他家里出了事情,一家人全都死了,只剩下他一個,可能是太過傷心,從那以后他漸漸的就不再養蠶了,也是我們養蠶村唯一一家不以養蠶為業的,現在只靠著政府的救濟勉強度日。”

我好奇問她:“那當時他家里是出了什么事情啊,怎么全家不在了。”

老婦說:“這個我也不大清楚,不過那時候這個事倒是鬧得沸沸揚揚的,他家姓楊,祖輩都是養蠶的,據說清朝的時候,他楊家養出的蠶絲織成的料子都是直接進貢到宮里的,所以也是當地的一家富戶,他娶的女人也是一個大戶的姑娘,不過不是漢族,好像是什么南邊的什么族的,反正也挺有錢的,再后來生了一對兒女,生活雖仍比不上祖輩上富貴,但比我們這普通老百姓好了不知多少,可突然有一天,他家的房子莫名的就失了火,全家都葬身火海,只有他因為去城里談生意,所以才幸免于難。”

我急著想去姓楊的那家去看看,可師叔不知怎么那么多話,竟和這老婦拉起家常來,聊的好不開心。

跟他們沒有話題,我掏了煙,一個人去旁邊的大樹底下等他。

過了好一會兒,師叔過來找我,那老婦也回去看蠶了,“師叔你們說什么那么起勁,不知道是誰說的正事要緊,還在那里那么多說的。”

“你懂什么,我只不過是想打聽的更詳細一點,多了解一些,行了,咱們走吧。”師叔不和我分辨,直接順著路往最里面的那排房子走去。

若不是之前的老婦提醒,二人根本不敢相信所謂的最后一排的房子居然是這樣的。

大概四五間連在一起的磚房,房子外邊明顯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跡,房頂上的瓦片也幾乎沒有幾片是完整的了,大都是半片半片的,窗戶是木質的框子,而且還是紙糊的,看得出這紙也不是新的,被風雨刷的有些煙熏似的發黃。

這幾個房子看起來搖搖欲墜,像是一陣風就能被吹倒似的。不過在這房子門前的院子里,有一棵長得極粗壯,枝葉及其茂盛的桑樹,看這棵桑樹,林峰猜測它至少要百年以上的歷史了。

房子雖然破的不成樣子,但這院子卻打理的極好,院子的周圍種了些小菜,每棵小菜都長得翠綠晶瑩,可見主人是用了心去種的。

林峰走到院門口停下腳步,大聲朝里面喊道:“請問楊伯伯在家嗎?楊伯伯在家嗎?”

喊了大概有十分鐘,靠近院子最近的一個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這木門可能是年久失修的緣故,開門的時候聲音格外的大,吱呀吱呀的聲音聽得讓人頭皮發麻。

里面走出一個滿臉褶皺的老人,穿著已經褪色了的藍色長袖和一條軍綠色的**,他的頭發幾乎已經掉光了,曬得有些發黑的頭皮在陽光下微微發亮。

“你就是住在這里的楊伯伯?”林峰問她確定下。

楊老頭點頭說:“我就是,你們二位來我這里有什么事嗎?不過,你們有事我也幫不上忙了,我已經太老了,老到什么事都做不了。”他說到最后,語氣有那么一點點的憂傷。

走了這么一段路,師叔因為長的胖走的累,出了一頭的汗,現在只想喝口水,他對楊老頭說:“你家有沒有水啊,我現在渴的嗓子都冒煙了。”

楊老頭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讓他們進房間了。

進了這個房子的一瞬間,我覺得溫度突然就由高變低了,剛剛還有些熱,現在反倒想穿一件外套。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精怪靈異小說
  4.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pk10 前三玩法技巧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钟 上海快3近500期开奖号 重庆时时2期必中计划 北京时时官方 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马会 赛车怎么玩能赢钱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广东时时计划稳定阪 香港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 超级大乐透开奖 河北快3软件下载 六台宝典内部资料绝世开奖 体彩近1000期开奖结果 pk105码5期全天不挂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