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末代刻碑人

更新時間:2019-07-14 16:30:39

末代刻碑人 已完結

末代刻碑人

來源:有書閣 作者:我是牛山云 分類:靈異 主角:郞邪琴,郎施林

主角是郞邪琴郎施林的小說是《末代刻碑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我是牛山云寫的一本靈異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末代刻碑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再次醒來,是鎮里衛生所,村里離鎮上不遠,父親雇了王亮家的拖拉機,將我送到鎮上。

鎮上也沒什么先進儀器,不過醫生說沒什么大事,就是凍著了。

父親這才放下心,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拍拍手,撣了下灰塵,扎巴扎巴嘴,蹲在病房外,雙手相互操起來,看著外面眼神游離。

他的眼神流露出的東西很復雜,我的父親好像一點點在變化。

醫生來了。

父親趕忙笑臉相迎,從兜里掏出香煙,散了一根,醫生也很隨和的接住,別在耳朵上沒點。

隨著醫生進了病房,“郎邪琴,感覺怎么樣?”

這帶著嬉皮的腔調,肯定是我沒事菜敢這樣放肆。

“小伙子,脾胃還不是一般的好的,這樣凍了一參,連個發燒都沒得,藥了不用開了,這瓶水打完就回家吧。”

這個年代的醫生還是醫生,跟吸血鬼有著質的區別。

回家,還是王亮家的拖拉機,為此父親還給王亮家買了一桶柴油,以表感謝。

雖然王亮爸笑呵呵,煙熏的一口大黑牙,遮遮擋擋,“你這是干啥,你兒子有病,咱只不過是送了一下,你還整個這。”

可這桶油還是欣然接受,“你放心,以后你兒子有事就找我。”

媳婦在炕上罵了一句,“你說的這是毛話。”

王亮爸撓撓頭,嘿嘿一笑,王亮倒是聽了個準,這小子學好就沒他,滿屋子吆喝,“噢,我爸說的是個毛話。”

不時傳出一陣老子揍兒子的嘈雜。

這個夜晚,比起以前的夜晚,只是星星仿佛多了,月亮也好像變大,鄉村的夜依然是那樣的漆黑,那樣的靜。

可能是白天打吊瓶的緣故,尿憋不住。

從小,就居住在這個特殊的家庭,單親,讓我的性格變的堅毅,獨立,大多都是與死人相知相伴,有了那些不斷逝去的人,才養活了我們一家,這種生死之事仿佛讓我也變的麻木起來。

早上那一幕恐怖的畫面仍然在我的腦海中打轉,不過沒有像其他小孩一樣,一蹶不振,或者患上后遺癥。

盡管尿是那么憋,可仍然賴在炕上,一是外面冷,要去門口的尿盆撒,二是我是個人,我就有恐懼,而且恐懼更勝一籌。

實在耗不過,只好披上棉襖,出去釋放了這泡龍泉。

再次回到炕上,棉被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原以為可以安安穩穩的睡個覺,沒想到他又來了。

冷!陰森森的冷!

仿佛置身野外,強烈的濕氣正在穿透我的棉被,這濕氣就像電鉆遇到木頭,只要一接觸就一股腦的往里面鉆,怎么也擋不住。

捂著被子哆嗦起來。

怎么會這么冷?

眼睛微微睜開,屋內的角落站著一個黑影,黑影低著頭,雙手耷拉在*前,一動不動。

“爸,爸爸,啊~~”

糟了,被子如同灌了鉛一樣,死死的壓在我身上,不得動彈,*前一陣發悶,怎么也喊不出來。

耳邊響起哀鳴,黑影離我越來越近,又是他,邵柏。

我不知道父親到底對他做了什么,為什么他要苦苦糾纏我。

那張極度扭曲的臉盯著我,雙目中充滿怨恨,縱使閉著眼睛,腦海里也全是他那冰冷刺骨的眼神。

寒氣越來越重,本以為這會是個夢,可惜這個夢太長太長,無論怎樣擺脫不了。

邵柏的手指已經被冰凍,鋒利的指甲裹著寒冰如同一把利刃,他的手指正在接近我的頭頂。

曾經蘇聯人做過一次人體試驗,將一名犯人眼睛蒙起來,在他手臂上劃了一刀,然后打開水龍頭,模仿滴血的聲音,數日后犯人死。

其實犯人的傷口并不是動脈,犯人是被嚇死的。

此刻的我,應該和這個犯人差不多,看不見的頭頂被一根鋒利的中指漸漸刺進,聽不見呼吸,感受不到疼痛,只有寒冷,我的神經即將要崩潰。

唰!

我竟然坐起來。

哇,我好輕啊,我感覺我現在出門肯定能飛起來。

這個時候我完全沒有剛才的恐懼,沒有背上,什么都沒有,渾身上下仿佛被什么清洗一遍,那么的純粹。

我跳起來,懸浮在半空,又輕輕的落下,哇,這種感覺好爽。

忽然,父親從門外闖進,之后我的世界就變成白色。

從天而降一道白光,將我死死的鎖在里面。

輕輕的用手去觸碰這道光,一陣強烈的灼熱。

“啊,疼。”

父親這晚沒睡,抱著一只白色的碗,仿佛是他的兒子一樣,生怕什么人動。

碗倒扣在案板上,碗身雕滿了別致的雕文,仿佛是什么祭祀的圖騰。

“邪琴,委屈你了。”

炕上那個男孩早已經失去知覺,像個活死人一樣,只不過比死人多出一口氣而已。

案板上立著一尊石碑,上面刻著“泰山石敢當。”

面前的香爐中插著一把香,正徐徐冒著煙霧。

整間屋子被煙霧彌漫,父親手中那把篆刻刀不停的與一塊黑石發生碰撞。

一天一夜,父親跪在石碑前從未起身,香爐的香火也從未消滅。

當第二個日出時,這塊黑石終于被雕琢完成,不過,父親的手已經浮腫,發黃的臉色沒有一絲絲血氣。

一開碑頭,刻碑人代代不出頭。

二開碑身,刻碑人代代不歪身。

三開碑尾,刻碑人……

咳咳!

父親這句祝詞還未念下去,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刻碑,刻碑人代代福祿有傳承。

刻墨碑五寸,埋銅錢五文,懇求泰山將軍石敢當開碑神,為刻碑人除百適。

黑石供奉在案板上,將篆刻刀立在上面。

如果篆刻刀刀尖立住這塊五寸黑石而不倒,則證明泰山將軍愿意開碑神(基本上是開光的意思),反之,則說明開碑身失敗。

每代刻碑匠只有一次機會,那就在四歲之后,八歲之前,稱之為歲蒙。

父親屏住呼吸輕輕松開篆刻刀的刀把,他知道失敗意味著什么。

砰!

供奉的泰山神石敢當石碑忽然倒落,砸的桌子顫抖,緊接著那面黑石也跳動一下,篆刻刀刀尖貼著黑石旋轉起來。

父親雙手捂著臉,躺在地上,不知是興奮還是難過。

那白光中忽然開啟一道黑色的大門,門里發出燦爛的光芒,我不知道那里是什么,但我能感覺到那里很安逸。

我漂浮著,漂浮著,闖進那扇門。

父親將案板上的白碗掀開,將黑石輕輕的靠近,直到黑石變成赤色。

將早已經準備好的蝴蝶結穿在上面,拿到我跟前,給我系在腰帶上。

一道璀璨的陽光直撲臉面,在我的面頰上輕撫,就像爺爺那寬廣的%懷。

眼睛動了動,我醒了。

不知睡了多久,但我記得夢里夢到很多很多,離奇古怪。

不過,這覺起來,我感覺整個人好像有點不一樣,但不知道哪里不一樣,總是怪怪的。

“爸爸,爸爸。”我喊了兩聲沒人應答。

穿上衣服,走下炕。

“咦,這是什么?”腰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腰牌,“兇神退位,惡煞潛藏,在此立碑,永遠吉昌。”

后面還用小篆刻著,“郎。”

腰牌背后刻著泰山,上面寫著泰山將軍。

什么鬼?

搞什么?

正要尋父親問個清楚,在灶臺前看見他正坐在板凳上,大口大口吸著煙,每一口都透露著無窮的滄桑,仿佛一夜間他老了許多,鬢角的白發多了些許。

他的臉色告訴我,一定發生什么事。

“爸爸,你怎么了?”

父親擺擺手示意讓我坐下,“這腰牌滿意嗎?”

“為什么要給我帶這個。”我瞪大眼睛看著他。

外面的天氣很好,今天溫度回暖,陽光正好照進灶臺,籠罩在我和父親的身上。

父親瞇著眼瞅了一眼陽光,“這就是你小子的命,你爺爺和我都想擁有這個,可惜啊,上天不讓,現在給你帶上,你可要好好珍惜。”

猜你喜歡

  1. 現代長篇言情
  2. 精怪靈異小說
  3. 鄉村愛情小說
  4.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玩快三大小稳赚技巧口诀 百家樂看路技巧带图 大乐透拖胆玩法 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助赢官网网址 内蒙古时时开奖号码 亚博的pt电子 ag电子游戏有漏洞吗 北京pk走势图 178彩票平台下载 pk10彩票平台网站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分分彩在线计划软件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