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寵冠六宮,邪帝的殺手皇妃

更新時間:2019-07-13 10:08:41

寵冠六宮,邪帝的殺手皇妃 連載中

寵冠六宮,邪帝的殺手皇妃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唐熹微 分類:穿越 主角:堰塵闕,忘川

作者唐熹微最新佳作《寵冠六宮,邪帝的殺手皇妃》堪稱穿越小說中的精品。書中唐熹微運用自己精湛的文筆成功的塑造了堰塵闕忘川的個性,引人注意。使得寵冠六宮,邪帝的殺手皇妃內容更為精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深夜的時候,草原上的風尤為的大,忘川好不容易睡著了又因為一點小動靜睡著了。

營帳外突然閃過一個人影。

忘川一驚,連忙起來。這么晚了,著里還會有誰,難道是睡不著的將士?忘川穿上鞋就朝著門口走去,她不相信這世上有什么鬼怪之類的,那都是人心字作祟。

所以她一定要看看到底是誰,在這大半夜的出來亂晃。

忘川出了營帳一路沿著周圍的營帳走,不遠處一顆樹下傳來了細瑣的聲音,月亮很大,照的一切都很明朗。

忘川小心翼翼的朝著樹下走去。走到樹邊的時候,忘川停頓了一下“沒事的,沒事的,只是有人在惡作劇”

拍了拍自己的%.口,忘川壯了膽,往樹后跑去。

只是忘川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看到的居然是個孩子。

小女孩差不多十歲多的樣子,頭發亂糟糟的,臉上也是臟兮兮的,更為驚訝的是小女孩手里抱了一只小小的狼崽。在嗷嗷的叫,小女孩膽怯的抬起頭看著忘川,看得出來小女孩已經很餓了,兩只眼睛應該是很有神的,現在卻這么饑餓。

“姐姐,我只是想找點吃的”

小女孩害怕的躲著忘川,生怕她會傷害自己,忘川見她死死的護住手里的小狼崽。

看到她忘川就想起了從前的自己,在長街,自己不也是因為餓肚子而到處跑么?所以她這輩子最感激的人就是老柯,雖然老柯也常常不再,但是她感謝老柯給了她一個家,還有吃的。

忘川眼角滑過兩行清淚。

小女孩見忘川不像是壞人就膽子大了一些。

“姐姐,我真的只是餓了”

小女孩又重新說了一句,“我不會傷害你的,你等著,我給你拿吃的”

忘川剛一轉身脖子就被什么打了一些,暈了過去,小女孩驚恐的回頭,看到一個穿著破布衣服的男子,站在那里,月打在他的臉上清秀的臉上有些說不出的滄桑。

“大哥哥,她是好人”小女孩跑到男子身邊,男子看著忘川的背影,好熟悉的感覺。

上前扛著忘川就走了。

因為小狼崽的原因,大家都醒了,匆匆醒來問著發生了什么。瞿侑從營帳出來正看到趕來的將為,將為一臉憂慮“大皇子,忘川姑娘不見了”

瞿侑的心微微一沉,這個時候會去哪里,這山上又都是狼。“找”

瞿侑冷冷地說,剛才就不應該順著她,不能讓她一個人呆在營帳里。“可是,大皇子,現在是深夜山里全是狼。。。”

這個時候要是去找人,危險肯定很大的,將士們有些膽怯的看著瞿侑。“我不想說第二遍”

瞿侑拿著火把自己沖進了林子里,將為也跟在后面,眾人也紛紛拿著火把朝著林子里走去。

原本安靜的地方突然變得星火嘹亮起來。

忘川是在噩夢里驚醒的,醒過來的時候腦袋還是沉沉的,睜眼往周圍一看,忘川差點嚇得暈過去,自己周圍全是狼,狼群圍著忘川,忘川嚇得發不出來聲音。

只是看這些狼群的眼神并沒有要吃掉忘川的意思,即使這樣,忘川還是嚇得說不出來話。

“姐姐,你醒了”正在驚恐時,小女孩抱著小狼崽跑了過來,所有狼群看到小女孩跑來了,都紛紛讓開了路。

怎么回事,這個小女孩不怕么?“姐姐,你沒事吧”

小女孩手指在忘川眼前晃了兩下,忘川這才回過神來。“狼。。。。”忘川自己雖然有裝過狼,但是在真正的狼群面前居然這么可怕,她突然想到瞿侑從小就在山里長大,是不是從小就這么危險的活著。

“姐姐,沒事,他們不會傷害你的,有我和大哥哥在”

“大哥哥?”忘川被小女孩扶著站起來,狼群也都慢慢趴在一邊,有的打盹有的舔著自己毛發,完全沒有把忘川放在眼里。

“是呀,我大哥哥,他醫術可厲害了,治好了好多狼身上的傷,你看他來了”

小女孩驕傲的說著,朝著正前方看去。

雖然憔悴了一些,雖然穿著破衣服,雖然滿臉的胡子。。。但是這張臉還是那么熟悉。

忘川想起來他為自己拿蜂蜜的時候,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

“陳東書”

忘川跑上去,一把抓住陳東書的手。“真的是你,陳東書,你去哪里了呀,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么”

“原來你們認識呀”小女孩高興的說著,然后從一邊抱起剛才的小狼崽,小狼崽在她的懷里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陳東書只是靜靜的看著忘川,沒有說話。他是多么想說自己很高興啊,剛才扛回來的時候才發現是忘川,自己激動的差點哭了出來。

“你說話呀”忘川已經有些哽咽了。“姐姐,大哥哥不會說話的”

小女孩拉了拉忘川的衣角“不會說話?是什么意思”

忘川似懂非懂的看著陳東書,陳東書卻笑了笑拿出幾個果子遞給忘川“厄。。厄。。”

用手勢說著讓忘川吃。

忘川往后退了幾步,“你怎么了,陳東書?你為什么不說話,你怎么不說話”

這才多久沒有見,為什么陳東書就不能說話了,到底發生了什么,忘川跑上前去,捧著陳東書的臉,想掰開他的嘴。陳東書死死的閉著嘴巴。“這不可能的”

忘川哭著說,還是不死心的掰著陳東書的嘴,“姐姐,你不能這樣,大哥哥已經沒有舌頭了”

忘川一愣,沒有舌頭?是什么意思?

小女孩看不懂為什么忘川會流淚,只看到陳東書笑得很溫柔,他拉過忘川的手,搖搖頭,告訴忘川已經沒事了,只有忘川心疼的看著陳東書。

“是誰做的,是不是堰塵闕”

除了他忘川實在想不起來會是誰。

陳東書連連搖頭,安慰著忘川已經沒事了,不是他那是誰呢?

小女孩一聽見堰塵去的名字就嚇得發抖,陳東書看到小女孩害怕的樣子,連忙上去拍了拍小女孩的背。

“怎么回事,她怎么會這么怕”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忘川看到這些狼群,再看到陳東書,還有小女孩。

“姐姐,這些狼就是被你剛剛說的那個人趕到這里的,他們都是東渚的狼,那個人燒了狼的樹林,還害的很多狼受了傷,他們一路的把狼群往這邊趕,是大哥哥遇到了這些受傷的狼孩治好了它們,我也是大哥哥救得。。”

小女孩帶著眼淚跟忘川說著,忘川沒想到堰塵去會是這樣的人,到底經歷了什么會讓他這樣。

他想把狼群趕到這里來殘害這里的村民么?

“但是這些狼會傷害村子里的人的”

“姐姐,它們沒有,有大哥哥在他們不會的,他們太餓了,只是在林子里抓點動物吃”

小女孩抓著忘川的手說道,忘川環顧了四周的狼群,是啊,狼是很聰明的動物而且又很有靈性。

難怪才會跟陳東書相處的這么融洽,幾只狼甚至依偎在狼的身邊。

陳東書笑了笑,朝著忘川比了幾個手勢。

“你是在問我,我怎么樣,為什么會在那里么?”忘川看懂了陳東書的意思,自己重復一遍,陳東書點點頭。

“我是跟著大皇子一起來的,你放心他不會傷害我,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總之我已經了離開珍司府了,呆在那里很危險”

忘川大概地說著,陳東書點點頭,笑了笑。就像是在說你做的是對的。

忘川眼眶含著淚,天漸漸亮了,不遠處聽見很多人在喊著自己的名字。

“我要走了,他們在找我,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傷害狼群的,陳東書你跟我一起回去”

忘川站起來,看著陳東書說。只見陳東書搖搖頭。“為什么啊”

現在自己已經找到他了,怎么還能讓他一個人呆在這里呢?

陳東書把小女孩往忘川的身邊推了推,“大哥哥說,這些狼不能沒有他,他要送他們回家。。讓姐姐你。。。讓你帶著我。。。大哥哥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

小女孩沒有說完陳東書的意思,跑到陳東書的面前抱住陳東書。

陳東書拍拍她的背。“不行,你們都要跟我走,陳東書,你不能在一個人了”

陳東書一愣,心里瞬間溫暖起來,那個時候他以為自己要死了,但是自己的事情還沒有完成,怎么能死呢,這個時候就遇到了奄奄一息的小女孩,陳東書救了她,自己雖然不能說話了,但是他還能治病救人啊。他也想過去找忘川,只是自己現在這幅樣子,還怎么去呢

“姐姐,哥哥說他在這里很快樂,他不想再回去了,她說等到他送了狼群回家,就會來找你的”

忘川靜靜的看著陳東書,終于妥協。也許著對陳東書來說是個好事,回到那里或許更加危險呢。而且他身邊有這么多狼保護他,他不會有事的。

“那你一定要回來找我,我們約好了,你的師弟沈夢也在等著你”

忘川握著陳東書的手,陳東書神色一愣隨即笑笑。

他知道自己師弟雖然有些高傲,但是不會做壞事,他就放心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忘川蹲下握著小女孩的肩膀“姐姐,我叫未生”

未生?真好聽的名字,忘川在腦子里一想,突然想起來一句詩,君生我未生。

“你難道還有一個哥哥或者弟弟叫君生么?”

忘川好奇的問道,小女孩點點“我哥哥叫君生,可是在保護我的時候已經死了”

真可貴的感情,忘川笑了笑摸摸未生的臉“未生,跟我走吧,姐姐會好好對你的。等以后我們一起去找大哥哥”

小女孩看了看陳東書,陳東書朝著她點點頭,乖巧的未生才點點頭,答應道。

陳東書摸著自己身邊的狼的毛發,看的出來這些狼群很喜歡陳東書。

忘川笑了笑,叫聲越來越大,“陳東書,你說的你一定會來找我。我會等著你”說完忘川牽著未生的手轉身離開了,小狼崽看到未生走了在原地嚶嚶的叫著。

陳東書眼里閃著眼淚,看著忘川就像是在說“是的,我一定會去找你,不管你在哪里”

以至于忘川很多年以后再想起來陳東書冒著危險找到自己的那個情形。

忘川在心里默默的想,她一定會找到把陳東書變成這樣的人,如果真的是堰塵去,那么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原諒他。

天已經完全亮了,忘川下山的時候摔了一跤,崴了腳,拉著未生一瘸一拐的朝著草原走去。

“是忘川姑娘”將為在瞿侑的身邊驚喜的喊著,瞿侑抬眼看去,忘川一身臟兮兮的一瘸一拐的朝著這里走來。

瞿侑捏著拳頭,之前心里所以的憤怒,都涌上心頭,要是自己沒有順著她也不會這樣。忘川“忘川姑娘你去哪里了,我們找了你一晚上”

將為急忙的說著。

忘川只是站在原地看著瞿侑,心里突然很難受,她不知道是誰把陳東書害成這樣的,但是她真的很難過。

“過來”

瞿侑冷冷的開口。未生本能的往忘川的身后躲了一下“沒事的,不要怕”

忘川安慰道,然后抬眼看著瞿侑,眼里噙著眼淚。瞿侑走上來把忘川橫抱起來,“我剛才就在想,要是你還回來,我是不是要讓人挖了這座山”

看到這樣的忘川瞿侑所以的火氣都沒有了,低頭看著自己懷里的忘川。“我。。。”

“走吧”

“姐姐。。。”

忘川這才想起來未生還在原地,忘川看著瞿侑,希望瞿侑能將她留下來,瞿侑似乎明白忘川的想法“將為”

吩咐了將為帶著未生一起走了,不遠處,陳東書站在山頭跟一群狼在一起看著他們,微微一笑。

回了營帳里,忘川換了干凈的衣服,肚子餓的咕咕的叫,瞿侑讓人拿了好多好吃的來,忘川一看到兩眼都冒星星了,瞿侑看起來有些疲憊,堂堂一個大皇子居然找了自己一晚上。

“大皇子”將為牽著未生進來,換上了干凈裙子的未生整個人看上去清純極了,頭發也被好好的扎起來。

忘川差點沒有認出來,眼前這個可愛漂亮的女孩子是未生。

“這是找山下村名借的裙子,沒想到還真合身”將為看著未生說道。

“謝謝將為哥哥”未生笑起來很好看露出兩個酒窩。真是重色輕友啊,一看到將為未生就笑嘻嘻的。

“你以后就帶在忘川的身邊吧”

這是瞿侑第一次叫忘川的名字,忘川眼神一頓,心里又開始有了反應。然后自己不說話強制的壓著。

“我可不可以跟將為哥哥在一起,我想跟將為哥哥學武功”

未生期待的眼神看著瞿侑,將為今年也才20歲,聽未生這么一說臉馬上一紅。“你想學武功?”

瞿侑有趣的看著這個小女孩,大眼睛無辜又清澈,膽子也是不小,有些像忘川。

“將為”

瞿侑看向他,將為顯然有些為難。

“既然這樣,那你就跟著將為好好學吧,姐姐可是會監督你的。”

忘川見兩人都不說話,手里拿著雞腿朝著未生說到,瞿侑瞪了她一眼。忘川不看他。

“快來,未生,餓壞了吧,啊。。。”

忘川想站起來,腳卻疼的厲害,“姐姐,你沒事吧”

未生上前扶住忘川。

“別動”瞿侑走到忘川的面前看著忘川有些紅腫的腳踝,“你要做什么呀,疼。。。。”

瞿侑抓起忘川的腳,擰了幾下,疼的忘川叫爹喊娘的。

“你干嘛啊,不知道我很疼么?”

忘川抱著自己的腳,瞿侑只是淡淡的說著“膽子大的毛病要改,今晚跟我住一個營帳”

“我才不要。。。。”

忘川抗議到,瞿侑全然沒有管他帶著將為就出了營帳。

未生看著兩個人有些懂了,自己吃著飯。

“大皇子,這山里還是沒什么動靜,我們是不是要去找找這些狼”出了營帳,將為在瞿侑身邊有些擔心的說,現在營里沒有警惕,要是狼群來了,就怕應付不了。

“不是所有的狼都那么殘暴,你要是主動去找他們他們會認為我們是掠奪者,會跟我們廝打起來的”

瞿侑靜靜的說著,他小時候在山里遇見過狼,狼是草原的靈魂,不會隨意傷人的。而且這昌國事沒有狼的,想必這些狼也是從其他地方來的,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的。

山下一個客棧里蕭翎一身黑衣坐在那里喝茶,眼神凌厲的看了看周圍然后笑了笑。

下午的時候,大家都在商量如何引來狼群,突然跑來一個婦女跪在營帳的外面,哭著喊著說“救命啊,你們救救我的孩子啊”

眾人聽到聲音匆匆趕來。

“怎么回事”

將為擋在瞿侑的面前,怕這其中有什么詭計,忘川跟未生也出來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救救我的孩子吧,他被狼咬了”

眾人有些驚恐,被狼要了,那么現在周圍是有狼了。

“你胡說,它們不會咬人的”未生氣氛的站出來,忘川也覺得有些不對勁,有陳東書在,怎么會咬人。

“是真的”

婦人一邊哭一邊朝著忘川說,婦女見大家不說話,直接上前拉著忘川的裙子“姑娘,你要相信我,是真的,我孩子就在那邊,不信你們就跟我一起去,救救他把”

忘川看著眼前的婦人,一時心軟扶著婦女起來“你先別急,你帶我去”

婦女激動的點點頭,只有瞿侑一直站在原地不作聲,冷冷的看著她。眾人跟著婦女去到山頭,果然一個小孩子躺在涯邊。忘川連忙上前看著孩子的傷勢,身上是有被撕咬過的痕跡。臉上有幾道劃痕。眾人一看真的信了那婦人的話

“這不是狼所傷吧”

忘川仔細的看了看小孩的傷,狼的爪子很尖很鋒利,要是隨便被一抓應該是深深的一道才是,而這個孩子身上的傷痕,卻是很淺,傷口也很新鮮,更像是被樹枝劃傷的。

“你們要相信我啊,真的狼傷的”

婦人哭著跪在地上,“你要是在不說真話,你就會跟他的下場一樣”

瞿侑指著躺在地上的孩子,婦女被嚇到不敢再說話。

“大皇子,我們的營帳起火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眾人朝著營帳看去,熊熊大火燃燒起來。“快救火,快點不然會燒到樹林的”未生大喊一句,眾人紛紛跑了過去。

忘川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大火,這是有人在做鬼吧,當我們被帶到這里的時候,便乘機燒了他們的營帳。“姐姐,小心”

忘川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就被婦人推到了山崖之外。“將為”

瞿侑命令將為拿下婦女,然后朝著忘川的方向縱身一躍,忘川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很輕直直的往下掉,卻沒有想到手卻一下子被拉住了。

忘川一抬頭,看到瞿侑那張看似冰冷卻擔心的臉,這山這么高,他為什么要跳下來救她,w為什么。

瞿侑一根鞭子掛在山崖的樹上,然后右手輕輕一拉,忘川就到了瞿侑的懷里。瞿侑緊緊抱著忘川的腰。

這種感覺是怎么回事,忘川看著眼前的瞿侑,為什么要跳下來救自己,難道他不知道這山多高么?

“你為什么要下來救我,你知不知道這有多危險”

瞿侑不說話,只是眼神有些溫柔的看著忘川,“你是堂堂大皇子,為什么冒著危險來救我,還找了我一整夜,為什么”

忘川眼里噙著眼淚,自己只是為了他的珍珠,他為什么會對自己這么好。

“你是不是傻啊”忘川眼淚吧嗒吧嗒就下來了,干嘛為了自己跳下來。自己根本不值得。

“你能不能安靜一點”

久久不開口的瞿侑淡淡的說著,看到忘川這樣,瞿侑心里一暖,她是在擔心自己吧。“哭起來真難看”

瞿侑微微一笑,這是忘川第一次見瞿侑笑,笑起來就像是四月的太陽,真好看。“丑你別看啊”忘川吸了吸鼻子,也笑了。

“以后別讓我再看到你這么丑的樣子了,你得一直笑”聲音如水,**她心。

忘川睜大眼睛看著瞿侑,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壞人,瞿侑對她這么好,自己卻只想著那顆珍珠。

“上去了再看吧,本太子的手很酸”

瞿侑一個健步往上一躍,忘川就被帶了上去。

“大皇子你們沒事吧”

“姐姐,這么危險的時候,你還有心情在下面談情說愛”

未生跑來嘲笑的說了一句。什么談情說愛啊,這孩子真是。

“我。。。我哪有啊”

將為也笑了笑“營帳沒事吧”

“燒了一些,好在沒有燒到森林”將為放心的說。

“那個婦人已經抓到了,不知道是誰,她也不說,但是到底是誰會對忘川小姐下黑手呢?”

將為猶豫地說著。

這次明顯是沖著忘川來的,少營帳的火并不是很大,想害死忘川才是真的。瞿侑的臉一下子冷了下去“我會讓她說的”

瞿侑走后忘川還愣在原地,誰會對自己下手,想害死自己,是堰塵闕么?他就這么想自己死么?

忘川的心涼了半截,為什么在他們看來生死就那么容易呢?“姐姐,你沒事吧”

未生搖了搖忘川,忘川搖搖頭說著沒事。

山邊,蕭翎恨恨的從樹后走出來“算你命大”

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之后消失在了山里。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古代言情
  3. 虐戀小說
  4. 穿越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体彩排列5走势图 贵阳快三型大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结果走势图 香港马会2019年全年开奖记录 江苏快三号码统计表 pk10最准1期计划 幸运28走势猜测 时时公式2018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20号的开奖结果 加拿大pc28根本赢不了 新时时票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2元 秒速时时直播 云南快乐十分破解器 开码现场报码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