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神級大相師

更新時間:2019-07-13 22:14:19

神級大相師 已完結

神級大相師

來源:有書閣 作者:飛雪連天 分類:異能 主角:石曉天,沈妙璐

石曉天沈妙璐分別是小說《神級大相師》中的男主和女主,他們倆在書中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呢?一起來過個癮吧!石曉天沈妙璐小說精彩節選:石曉天單手用力,一咬牙!只聽得“嘎嘣”一聲脆響,石曉天的手就從那袍子里面出來了,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手里還攥著一個東西呢,要是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個東西正是祖師爺塑像的腳趾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砰”的一聲,石曉天只覺得自己腦袋冒金星,耳朵邊都是小鳥在唱歌,兩股溫熱的溪水從鼻腔里奔涌而去,經過短暫的幾秒鐘休整,石曉天終于恢復了正常,他心里這個氣氛啊,一定是周一仙這個老東西在作祟。

石曉天剛要發飆,這個時候才看到,那扇破木門的把手上殘留的半根糟掉的繩子。要是平時石曉天完全可以多開的,今天本來就累得不行,再加上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突如其來的陷阱,平時都是他給師傅周一仙惡作劇,誰承想今天師父的無心舉動,倒是給他來了一個惡作劇。

石曉天捏著鼻子低著頭,可是鼻血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流,實在是那一下的勁頭太大了,現在那扇門不會再動了,因為石曉天一生氣,一腳就給踹了下來。鮮血滴滴答答的流個不停,石曉天就有點著急了。

“師傅!師傅!……周一仙,你趕緊給我出來,我都流血了,你干什么呢!”石曉天叫了幾聲,見周一仙沒有用答應,當即就火大了,也不是石曉天不尊進自己這個師傅,實在是師徒二人平時玩的就跟伙伴一樣,沒大沒小。

石曉天見怎么喊都沒有人,索性就自己找他白,他知道周一仙一定有辦法止血,道觀本來就這樣屁大點地方,轉了一圈不見人石曉天心里就很不痛快了。石曉天想起來別人流鼻血的時候都是臉朝上的,于是他也把頭抬了起來,希望可以止血,

“咦?那是什么東西!”石曉天仰著臉朝天的時候,突然發現屋頂的房梁那里,竟然有自己沒有發現過的東西。這叫石曉天很是新奇,實在是這個地方太小了,自己在這里住了多年,還沒有什么地方他不知道的。

石曉天玩心大起,想要把那個看起來銅質的東西弄下來,可是爬上去拿下來那是一定不靠譜的,誰知道這根房梁頸部經得住自己的考驗,出去找木棍什么的給捅下來倒是合適,可是這馬上就要下雨,還有那么大的風。

石曉天正在那里絞盡腦汁想辦法的時候,身子不自覺的靠向了一邊的供案,那里供奉著易相一派的祖師爺塑像,石曉天手就搭在條岸上。石曉天就是一個小孩子,心性未定,這手自然安生不了,一亂.摸心里就有了主意,一抹壞笑附上了他的臉頰。

“祖師爺罪過啊,我知道您神通廣大,前知五百年后知五千年,我想您一定早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那您還是在這里就是說明您同意了,是不是?”石曉天沖著泥塑的雕像嘴里念念有詞,可是石曉天的手可沒有閑著。

要說這位祖師爺可真夠寒顫的,堂堂一派之主,就算沒有精光耀眼,那至少也要弄個自己安身立命的好地方。要不是周一仙是他門下弟子,還不知道那個老家伙會如何奚落這位祖師爺呢!

祖師爺的塑像很不怎么樣,這是大伙公認的,一張胖乎乎的笑臉,矮胖的身材,再加上一身灰不溜丟的道袍,真跟一派的祖師相差甚遠。石曉天一只手像是蛇一樣,已經從那道袍下面鉆了進去。

石曉天單手用力,一咬牙!只聽得“嘎嘣”一聲脆響,石曉天的手就從那袍子里面出來了,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手里還攥著一個東西呢,要是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個東西正是祖師爺塑像的腳趾頭。

真不知道這位祖師爺有沒有給自己算過這樣一掛,在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會有這樣一個混蛋弟子,把他的腳指頭給掰下來丟東西用。石曉天看著手里東西,又看看祖師爺的雕像,他竟然有一種錯覺,祖師爺在沖著他做鬼臉。

“不是吧!”石曉天緊張的晃了晃腦袋,再仔細看過去,祖師爺的塑像還是那樣半邊臉對著自己,并沒有什么改變。“完了完了,今天這是怎么了!看來是太累了!”

石曉天安慰著自己,然后他強打著精神一甩手,那顆祖師爺的腳趾頭就被跑了出去,穩穩當當的打在了那個看起來像是銅質的東西上,清脆的金屬響聲,確定了石曉天的判斷是正確的。

一個圓形的盤裝東西,就這樣被石曉天用祖師爺的腳趾頭給弄了下來,金屬圓盤掉下來正好磕在了祖師爺的塑像腦袋上,然后就滾了下來,石曉天一把接住,這突然間松開的手,要鼻血再次流出來,流了那個金屬圓盤滿滿當當的都是石曉天的血。

“怎么鼻血還沒有止住啊!”石曉天本來還興致挺高,可是一看鼻血依舊只好把那個盤子拿著,走進里屋周一仙的chuang上,所謂chuang不過也就是以前的功德箱,還有一只其他的什么箱子,然后搭上一扇門板也就是chuang了。

石曉天的身子一挨上*,突然就覺得眼皮不聽使喚的想要合起來,身體也贏得好像是被水泥給定住了一樣,他只覺得旁邊一陣白光閃過,然后就不再有直覺了,他就是覺得很舒服,全身都在放松,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屋外的雨下了起來,大雨整整下了一夜,可是石曉天就像是死尸一樣,躺在那里一點知覺都沒有,這一夜的電閃雷鳴,對他來說就是空氣,存在著,但是卻感受不到。

山里的清晨是格外熱鬧的,叫得上名的叫不上名的鳥兒,都在唧唧咋咋的叫個不停,山林滴翠,草木吐納,薄霧如紗,清溪飛澗,此處不是仙境但也勝似仙境一般。

隨著草木的顫動,一條身影猶如鬼魅般在山林間穿行而過,縱是雨后山路泥濘難走,但是好像卻不能為他帶來任何不便,少頃,那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道觀門口。

原來那是一個中等身材的道士,雖然身上的道袍和這道觀一樣能夠看出歲月的痕跡,但是卻是干干凈凈,他頭上的發髻可能是剛剛急于趕路,所以多少有些散亂,但是面色紅潤絲毫沒有氣喘噓噓的虛脫樣子,足以證明武功之高。

單單以老道的外貌來斷定的話,此人不過四五十歲的樣子,但是眼睛里不時流露出的光彩,要人感覺那用一雙明眸下好似一潭深水,深不見底,要人感覺到的不僅僅是深邃還有滄桑,任誰也不會對這樣的一個人敢有半分的怠慢。

“無量天尊,還好沒有出什么大的差錯!要不然別說祖師爺要發火了,就是睡覺的地方都要沒有了……”

來的人正是周一仙,他看著經過這一夜風雨的洗禮,已經挺住的道觀,心里很是高興,因為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個道觀只要不塌,那就是神仙來了,也不能要他在破敗到哪里去!

周一仙走到正殿,給祖師爺磕頭,可是祖師爺這個樣子實在不怎么樣,經過一夜的風吹雨打,祖師爺最終還是決定躺下來休息一會,周一仙無奈的搖了搖頭,可是眼角的余光掃過的時候,不免倒抽了一口涼氣,祖師爺的大腳趾頭竟然不知所蹤。

“無量天尊,罪過!罪過!!!小道一定盡快為您重塑金身,您一定要息怒啊……”

周一仙嘴里念念有詞,這對祖師爺不經可是大罪過。被周一仙嘰里呱啦的一陣亂說,石曉天悠悠從昏迷中醒了過來,聽到自己這個號稱有半仙之體的師傅一說話,那個氣啊就一下子竄了上來。一天到晚的吹噓自己作為易相一派的嫡傳傳人,有半仙之體,前知八百載,后曉五百年。

可是石曉天就從來沒有見到過周一仙有什么預見性,當然除了應劫。所謂應劫其實就是給人當替死鬼,周一仙學的就是易相的傳承,說白了就是算命、看風水,算吉時這些的,雖然他有先知的本事,可是有些都是定數,怎么可以說改就改呢,所以每每到了自己劫難的時候,就要有人來替他應劫才行。

“師傅,你到底有沒有算到我在這里啊!”

經過一夜的休息,還有一肚子的火這一嗓子喊得聲音可是不小,給周一仙嚇了一跳,周一仙竟然腦子有一瞬間的短路,而就是這個短路,要石曉天更加是不滿了,明顯師傅這回又沒有算準。

“總共道觀就這么大點個地方,別說起卦占卜了,就是看也該看到了吧!”石曉天人小,但是起性子倒是不小,干涸的血跡要他說話覺得臉上一緊一緊的,很是難受,周一仙也看到石曉天那滿下巴的血污,當即就是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啊!!!徒弟你這是……不是,無量天尊,罪過!罪過啊!!!我的徒弟啊,你這是怎么了?”周一仙一看這情景,連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周一仙以迅雷不及掩耳響叮當之勢把石曉天抱在了懷里,又是切脈、又是測內息的上上下下檢查了好幾遍,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還好,只是有點氣血虛!沒有大礙,只要好好調養一下就沒有事情了!”周一仙說著話轉身就往外走,在石曉天的視線里周一仙走到水井旁,提了一水桶的清涼井水,然后倒在臉盆里又端到了石曉天面前,給石曉天的臉上的血污差掉。

猜你喜歡

  1. 都市重生
  2. 異能小說
  3. 鄉村愛情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997799香港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 2018北京快3助手安装 qq分分彩计划数据 怎么找新app 今晚特马多少号 时时彩走势分析软件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3d之家 北京赛计划8码 陕西快乐十分六选五全中 浙江快乐彩前直走势图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北京快乐8开奖官网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免费版 吉时开奖网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