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畫尸人

更新時間:2019-07-05 19:12:52

畫尸人 已完結

畫尸人

來源:掌讀520 作者:偏離緯度 分類:靈異 主角:張勤,杜亦羽

《畫尸人》是一本非常不錯的靈異小說,這本書的作者是偏離緯度,主角叫張勤杜亦羽,下面一起來看下說的主要內容是:宋肖詢問的看向孟久,又用余光看了一下杜亦羽。...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孟久右手有節奏的扣擊著老板臺的桌面,那是他思考的習慣。宋肖的故事確實有些非同尋常,尤其是現代,已經很少有如此遵守喪葬習俗的地方了。而越是這些古老的地方,便越是充斥著未知的事務。

如果有人來詢問孟久那些喪葬習俗中的事情,那么孟大師一定會咳嗽兩聲,然后一副認真的樣子說:“那些喪葬習俗在父輩的傳頌中,早已植根于那些人民的心底。所以,即使人死了,他們的靈魂(或者說腦電波)也會記憶這些習俗。在有人觸犯了這些習俗后,猶如電路被接通一樣的做出習俗中約定的反映。所以,如果習俗約定必須由長子來填這第一捧土,而當宋肖觸犯了約定之時,老頭尸身上殘留的電波便被觸發產生尸變,也有可能刺激到漂浮到異空間的靈魂,造成嚴重的后果。”

當然,這些都是孟久生意場上糊弄客戶的說辭,而如果面對的杜亦羽,那他肯定就只是聳聳肩道:“這世界解釋不了的事情太多了,就算是鬼自己八成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唉,你能解釋畫尸人是怎么蹦出來的嗎?你能解釋你鎮尸的原理嗎?不能吧?反正會鎮就成了,是吧?”

孟久這樣說得話,杜亦羽可能便要問:“那你以前跟我說得那堆什么靈魂和尸體得聯系,什么化妝能激起靈魂找到自己得尸體又是哪聽來得?”

孟久肯定就給杜亦羽一個白癡得眼神道:“你傻啊?連你這個天授得畫尸人都不知道為什么死尸會睜眼,我能解釋得清楚?現在是學術論述百家爭鳴的時代,說得通就有人信。我那是孟氏說尸,有根有據。依我看,死尸睜不睜眼,全看喪師什么道行。你膽子比鬼大,他就不敢睜眼,你膽子小又沒本事,那人家還不揀你軟柿子捏?而做喪師得,有幾個膽子小的?一般的鬼魂誰敢瞎鬧啊,萬一碰上個懂點法術的,那不是倒了霉了。”

辦公室里,孟久和宋肖各懷心事的沉默了一會,孟久停下了手指問道:“這事不是完了嗎?后來又發生了什么?”

宋肖沉吟了一下,苦笑道:“其實后來也沒發生什么大事,只是……這么說吧,村里人說我觸犯了禁忌,所以惹得爺爺詐尸。大家都怕我繼續留下會再將其它邪穢招到村里,所以,事隔不久,我就離開了村子。我在省城呆了幾天,村長來找我,告訴我村里的宋四請了一個法師來,那法師是他家一個遠親介紹的,說是個云腳道士,最近行到那個遠親所在的村里,頗有些本領,他們都叫他胡道長。那胡道長說后山上陰氣太重,此番被招惹入村以后,恐怕村里很難再像以前那樣太平了,但對于上山的邪穢,他也沒有辦法,只是讓村里人以后都不要上山了。然后,他在和后山相鄰的村子外拉了墨線,還貼了符咒。可是,那上山埋的都是各家的親人,低處還有許多村人賴以為生的林田,不上山實在是……村長雖然沒有怪我,可我知道,責任在我。但我聽村長這么說,也就覺得我肯定是回不去村里了,所以,就想到大地方來,看能不能找到奇人,幫幫我們村子。”宋肖說完,悄悄看向孟久,孟久嘆了口氣道:“所以,你來我這里工作,現在又要拜我為師?”

“對不起,我出不起請你去的錢。可我是真的很佩服你的本事,是真的想跟你好好學…真的,自從看到你降服那個女鬼,我就,我就……”宋肖情緒似乎有些激動,話還沒說完,眼中又泛起淚光。孟久連忙擺手道:“別激動,別激動。我沒說要收你錢啊。”他可實在受不了男人的眼淚:“不過,你也不一定非要拜我為師吧?”

宋肖看著孟久一臉著急又尷尬的樣子,竟笑了一下。孟久又傻了。只見宋肖英俊秀氣的臉上帶著三分笑意,七分倔強,哪有男人會這樣笑的?他猛然打了個激靈,自己不會是同性戀吧?孟久禁止自己再想下去,一拍**道:“這樣吧,看在你膽氣可嘉,經歷豐富,本著愛護員工,挽留優秀人才的原則,我免費幫你了!”

在去山頭村的路上,杜亦羽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讓孟久給騙上了路。也虧他想得出,竟然在四川搞了個全國法醫研討會,又以借用法醫專家的名義將他從局里調了出來。不過,由此也看出來,孟久的人際關系頗為廣泛,也不知道威逼利用了哪個倒霉的高級客戶,竟然讓局長輕易便同意了這次借調。直到出了廣元機場,看到孟久舉著一個‘廣元法醫研討會’的牌子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上當了!當時他恨不得轉身就走,但這個研討會又確確實實是局長派給他的任務,他好歹也要應付一下。不過,他決定了,只參加研討會,至于這個孟久究竟有什么花招,他一概視而不見就好。

但是,當他第二天在早9:00準時到飯店門口的時候,才發現負責接送參會人員的大巴早已開走了。而那個一臉無恥的孟久則笑呵呵的告訴他,集合時間是8:30,給他的時間表不小心打錯了。而另外幾個工作人員則一個勁的給他道歉,解釋這次錯誤的偶然性。他也只好應付著,并在幾個工作人員熱情的安排下坐上了孟久的車。如他所料,這輛車并沒有開向會場。

杜亦羽是打定注意不想說話,而孟久似乎也不著急,邊哼著歌邊將車向城郊開去。在郊外一個小旅館前,接上了一個頗為秀氣的年輕人。那年輕人手里提著三個行李包,也不知都裝的是什么。杜亦羽不覺皺了皺眉。孟久把他誆來是為了什么事,不用問他也能想到。所以,他更是不希望有其他人在場。對于上次在孟久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后悔了好久。這次不管是為了什么事,他都不想讓第三個人知道他的身份了。而那個年輕人見到杜亦羽也有一絲詫異。看來孟久對兩邊都有所隱瞞。

孟久好像并不打算向杜亦羽介紹那個年輕人,杜亦羽自然更不會去主動打招呼。

車子漸漸駛入林區,孟久將CD換成了葫蘆絲,打破了車里的沉寂道:“宋肖,把你的事情再說一遍吧。越細致越好,不要顧忌什么,該說的,不改說的都要說!”

宋肖聞言一愣,看了一眼后座上的杜亦羽。孟久說道:“后面那位偉大的杜法醫是我特意請來的。”

宋肖詢問的看向孟久,又用余光看了一下杜亦羽。

孟久又道:“你這事雖然怪異,可我們也有必要從科學的角度分析一下。況且杜法醫為人開明,對各種不可思議的事情都能接受。至少杜法醫可以肯定或否定這事是否人力所為。而且,杜法醫也可以和我們一起討論。俗話說,三個臭皮匠,抵一個諸葛亮。”

宋肖點了點頭,回頭對杜亦羽道:“那就麻煩杜法醫了。”

“確實是很麻煩。”杜亦羽冷冷的說了一句,卻依然看向窗外,似乎車內的一切都與他無關。這不禁讓宋肖有些尷尬。但孟久卻毫無所覺的道:“沒事,麻煩都麻煩了,還客氣啥。你說你的,聽不聽在他。”

宋肖立刻便明白了孟久的意思,但卻仍然禮貌的看向后坐的杜亦羽。杜亦羽不由得嘆了口氣道:“你這人,怎么臉皮這么厚?”

孟久看著前方的道路,一副正經的樣子道:“非也,我這是古道熱腸。即幫了宋肖,又給了你一個做好事,積功德的機會。”

一旁的宋肖看著杜亦羽哭笑不得的面色,差點便笑了出來。車里的氣氛終于恢復了正常。而宋肖輕輕咳嗽了一聲,便將事情從頭到尾又敘述了一遍。當宋肖說到那后山上的女鬼之時,孟久滿意的看到杜亦羽神情中平添了一抹深思。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熱血爽文小說
  3. 精怪靈異小說
  4. 現代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竞彩篮球攻略 北京pk10全天期计划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21点规则及玩法攻略 pc蛋蛋网页计划 pk10赛车计划软件 快3大小单双 pk10下期预测 外围投注高手 牌9的十赌九赢秘诀 玩时时彩为什么玩不赢 二十一点分牌补牌技巧 超胜娱乐怎么下载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 约彩365客服投诉电话 欢乐生肖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