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一縷相思,一寸愁

更新時間:2019-07-15 10:51:40

一縷相思,一寸愁 已完結

一縷相思,一寸愁

來源:有書閣 作者:貍花 分類:短篇 主角:顧書臣,夏至清

主人公叫顧書臣夏至清的書名叫《一縷相思,一寸愁》,本小說的作者是貍花創作的短篇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七年感情,她為自己的執著付出失明的代價。“顧書臣,我不想再愛你了,離婚吧。”在她覺得以后的生活都是沒有他的風平浪靜后,他卻強勢闖入她的生活。“夏至清,你要敢和那個男人在一起,我就敢弄死他。”后來夏至清就常想,他像是熾熱囂張的火光,所以也在火光中消失。...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大清早,外面就下起瓢潑大雨,雷聲轟轟震人,天空忽明忽暗,時而閃過刺眼的亮光。

透過玻璃窗,雷電的光犀利在地板上的女人身上閃過,劃過她的眼角。

夏至清打在門把上的手變得冰涼,莫茜茜的凄慘沒有給她帶來半分報復的快樂。

她突然覺得恐怖,不知道什么時候,她變成了她最不恥的人。

身體發軟,她沒了繼續看莫茜茜笑話的心思,轉身緩緩挪動腳步。

林媽眼尖,瞥到她眼角的濕紅,心生憐惜,“少奶奶您啊就是太善良,看不得別人有半點不好。但有些人啊,就愛自討苦吃,您同情她也心領不了……”

夏至清沒有回頭,身后林媽的話一字不漏落在她的耳里,如刀似劍刺得人生疼。

透入骨髓,遺害數年。

她在轉角處突然停下,耳邊莫茜茜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哭吼聲一直沒有停下。

屋外的隆隆雷聲,夏至清腦子里也轟轟作響。

她張了張嘴,嗓子里像堵了把海綿。

“我不是好人。”

她和莫茜茜都明白,她不是好人。兩年所受的一切,在知道都是平白無故所受后,她怎么做到無視?

她不甘,憤怒,所以報復,泄恨。

雷聲太大,林媽也沒有聽到她在說什么,只看到她張了張嘴,等她再想問時,人已經摸著欄桿下樓梯。

莫茜茜被趕出莫家時雨勢減小,女人毀容的臉在淅淅瀝瀝的雨水中看不清真面目,只隱約露出凹凸不平的肌膚,紅痕遍布。

她死活不肯走,和保安扭打在一起,整棟別墅都能聽見她刺耳的聲音。

夏至清聽到聲音皺了皺眉,手里的玻璃杯倒映出她不悅的臉。

管家一瞧,連忙朝外面催促幾聲,保安們毛毛躁躁應了聲,沒過多大會兒,別墅外安靜下來,只剩下雨水滴答。

沉悶的空氣里,行人匆匆忙忙,熟悉的人影不大會兒便消失在忙碌的都市中。

夏至清沒有問她去哪兒了,但也心里清楚,莫書臣絕對不會對莫茜茜真的絕情,至少……不會像對她那樣。

莫茜茜走了,莫家似乎又回到了從前平靜的日子,而且莫書臣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不僅天天按時回家,還殷勤的很。

他一進門就看見了在沙發上端端正正坐著的人,平日里鮮少有表情的人,此時臉上的興奮雀躍就算她極力掩藏也掩藏不住。

莫書臣也跟著高興,脫下外套遞給一旁的管家,然后坐到她身邊,長臂自然而然搭在她的肩上。

“準備好了?”

“嗯。”

難得夏至清愿意好好的回他得話,莫書臣眼里的笑意更加濃厚。

“那我們現在走吧,醫生已經在手術室等著了。”

要做眼角*移植手術了,夏至清由著他帶著自己到醫院,然后躺在冰涼的手術臺上。

“夏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還是上次的醫生,他取走她的眼角*,現在又按原樣還給她。

夏至清在麻藥的作用下漸漸失去意識,直到睡死過去之前,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臟的跳動,聽起來那么輕快愉悅。

等她再醒來,眼上蒙了一層紗,她剛抬起手準備去摸,莫書臣急忙握住。

“別急,還要等一個月才能拆線。”

夏至清手落下來,淡淡應了聲,隨后說道,“走,去離婚吧。”

莫書臣手上的動作一頓,拿在手里的蘋果咚的聲砸在地上,咬牙切齒喊了聲,“夏至清!”

他向來習慣了女人順著他,還從來沒有他熱臉貼冷**的時候。現在倒好,在這個女人面前,他都如此示弱也沒見這個女人心軟過。

他氣得直瞪眼,但一想到夏至清看不見,他連生氣的勁都沒了。

他軟下聲音,真的妥協了,“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好歹……我們曾經相愛過。”

“愛?”夏至清只覺得可笑,他怎么還有臉說出這個詞,“不要再侮辱這個詞。”

她無情拒絕,一邊奇怪他是怎么做到說愛就愛,說不愛就不愛的。

“你不會后悔吧?”夏至清陡然想到這茬,一臉警惕,“莫書臣,好聚好散。兩年前我死皮賴臉不肯離婚的時候有多令人討厭你恐怕感觸最深,現在還是不要再重復我的恥辱好。”

風水輪流轉,兩年前他們誰也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幕發生,恍然回想起來,對于夏至清就像一場噩夢一般。

莫書臣也是個高傲的人,他會挽留,卻不會死皮賴臉。

兩人默不作聲開車到民政局,管家已經帶著戶口本等在民政局門外。

管家還沒來得及勸幾句,就見他家先生面色不善的直接拿過戶口本,和少奶奶一起進了民政局。

兩人再出來時,手里紅本本變成了綠本。

“既然不是莫家少奶奶了,趁早找個地方搬出去。”

三人剛回到莫家,夏至清食指還勾著鞋后跟,莫書臣就下起了逐客令。

夏至清換鞋的動作頓了頓,隨后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朝客廳走去。

“不好意思,我想該走的人是你吧。”她懶懶的躺在搖椅上,心里舒暢,眉眼也舒坦。

“憑什么?”一道怒氣沖沖的聲音搶在莫書臣之前發出質問。

夏至清腳一撐,搖椅卡住不再晃動。

“莫茜茜?”

莫茜茜怒容滿臉,嘴角刻薄的揚起嘲諷的弧度,“呵,該滾出去的是你,夏至清,麻煩你也要點臉,不要是不是自己的東西都想著要。”

人要臉樹要皮,夏至清在認識到莫茜茜后,才發現莫茜茜不是不要臉,她根本就不是個人。

但凡正常點的人,在被人妻子當場捉奸后不是羞愧難堪也是落荒而逃,她倒好,被趕出去后還有臉回來。

不過……她和莫書臣已經離婚,這些亂七八糟的小事也不關她事。

夏至清笑笑,好心提醒,“別墅登記在誰的名下,麻煩你自己去查查,然后再看看該走的人到底是誰。”

莫書臣一愣,頓時想起:別墅是夏至清的。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虐戀小說
  3. 都市虐文
  4.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双色球红球投注技巧 鳄鱼彩票网大乐透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微信上炸金花怎才赢 重庆欢乐生肖 姚记娱乐客服 抢庄牛牛技巧提前看牌 微信夺宝二维码大全 双色球复式投注走势图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极速六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10 4码倍投方案 时时彩开奖结果 天富娱乐登录 uu捕鱼手机版 时时彩定位一码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