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抬棺筆記

更新時間:2019-07-13 22:44:40

抬棺筆記 連載中

抬棺筆記

來源:有書閣 作者:留痕 分類:靈異 主角:秦陽,張香蘭

小說主人公是張香蘭的書名叫《抬棺筆記》,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留痕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臨走前,爺爺讓我在祖宗的排位門前磕了三個響頭,還給祖宗燒了不少紙錢。...…….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秦陽,閩南人,出生在己巳年建丑月卯日卯時,用我爺爺的話說,我是一個陰時陰日陰月陰年出生的人。

按照中華古時候傳下來的觀點,我這種體質屬陰的人容易招邪,我爺爺故而給我取了一個“陽”字,說是可以鎮壓我體內的陰氣。

他是一個奇怪的老頭,喝醉酒就滿嘴胡話,喜歡跟我們小輩扯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

我原本從來都不信爺爺跟我們扯下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可是自從我父母出事后,家道中落,我才知道爺爺這一輩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的父母都沒文化,出門做生意被騙受了刺激雙雙跳河,尸體是爺爺親手抬回來的。

我從未想過,“抬棺人”這三個與我風馬牛不相及的字眼,竟是再往后的十多年里,與我緊密相連。

所謂抬棺人,就是抬棺材的人,其中并沒有多么高深的學問,只要有蠻力就行。可抬棺這一行,也是不普通人說做就能做的,抬棺是個技術活,一不小心的話一口棺材就能將你活活壓成殘廢,甚至直接壓死。

若是再出了一點問題,死者或許還會找你一點事情,甚至索命。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貧窮的小村子,四面八方不是荒塚就是荒郊野嶺,人跡罕至,村里的人一直盼望著出去掙大錢,可也沒聽見多少人在外頭發達了,直到我父母死后,村子里的年輕人也是安分了不少。

越窮的地方,人越懶。人越懶,地方越窮。

到了我十八歲的時候,我們村已經是全國知名的貧困村了,但和村里的年輕人一樣,還總是幻想著有一天能夠開一個大公司,趕英超美,上市吊打馬云。

但殘酷的現實告訴我,想要在這一片荒郊野嶺里混出好日子?那是再做白日夢。

爺爺老了,想要養我這個十八歲的小伙子已經不容易了,他也知道,我如果不去外頭見識見識,怕是這一輩子都要老死在這個小村子里了。

但他四處找人,想要找別人帶我出去去廣州謀條生路,可村里剩下的都是一些懶漢,自己的錢都不夠花,誰愿意帶一個非親非故的毛頭小子?

家里的田地一直在變賣,可這終是無根之水,救不了我和爺爺的燃眉之急。

日子慢慢過去,家里的米缸也是快見了底,爺爺的酒也沒了著落,最后他一狠心問了我一句,想不想跟他再去干一票。

我也沒多想,人要是窮瘋了,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牢里那些竊賊,出去之后照樣賊心不改,因為他們出來后一樣很窮。

爺爺撬開家里廢棄的地窖,在里面摸索了好久,終于摸出一根黝黑的棍子,說是要帶著我去找一個叫獨眼陳的人。

他是爺爺的老相識,住在隔壁村,聽說當年和爺爺一起下過海,有點遠親關系,眼睛是因為早些年干活被弄瞎了,干活不利索,這才閑居在家。

到了他家我才知道,爺爺口中的干一票,指的是給別人去抬棺。

閩南地區辦白事,那死的人必須在自己的家里或村子里過身(閩南地區忌諱說“死”,一般稱作“老了”和“過身”),橫死的人在外的人是不能進村子里的,因為有種說法,會給村子帶來厄運,或者會破壞村子里的風水。

那些橫死在外面的人,只能在村子門口辦理喪事,這么一來,就需要一種特殊的職業:抬棺人。

獨眼陳是見過我的,再加上有了我爺爺的擔保,他自然沒有拒絕,可他還是拉著爺爺說了好久的話,最后還送了爺爺一箱子酒和一些糧食,讓他三天后帶著我再過來一次。

有些事情好像就是命中注定,你怎么躲都無法去躲開。三日后還沒等我和爺爺出發,獨眼陳卻是親自上門,給爺爺送了好些雞蛋,帶著讓我拿著那根黝黑的棍子,去抬棺。

臨走前,爺爺讓我在祖宗的排位門前磕了三個響頭,還給祖宗燒了不少紙錢。

按照爺爺的話來說,這是在尋求老祖宗的陰福,老祖宗會在下邊兒替我們看著點,讓我們能平安歸來。

等出了村子后,我就跟著獨眼陳一路南去,走了好久,到天黑的時候才走到一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小村子里。

這個村子名叫陳家村,是獨眼陳的本姓村,后來我才知道他是因為怕自己做的事情會給祖宗帶來厄運才搬到了我們隔壁村。

獨眼陳一路上也沒閑著,一直絮絮叨叨地告訴我今天晚上抬棺的一些注意事項,用他的話來說,抬棺的時候不能先起腰,要等到大伙兒一起喊一二三的時候,才能夠起腰。

抬棺是一個技術活,尤其是走山路的時候不能離肩,否則會引死人不滿,再者走水路的千萬不能碰水,但后果他卻沒說,他只是說我是老黑棍的孫子,應該沒事。

但我看得出來,這里面似乎別有隱情。

我在心里暗暗記住了三點,萬一出錯發生了一些不吉利的事情,那可真的會要命。

我和獨眼陳一路交談過去,便看到陳家村的村門口,擺著一個簡易搭建的靈堂,靈堂不大,但卻極為正式。門口還掛著兩幅對聯,大致意思我沒看懂。

去世的是那一家的兒子兒媳,聽說這幾年這家人一夜暴富,可男方卻是在外頭找小三,結果女方知道這件事氣不過,下了老鼠藥,兩個人雙雙沒了性命。

但也有人說是女方得了精神病,被男方關在了屋子里,后來女方病發,拿著刀捅了自己丈夫,兩人被人發現的時候,血留了一地。

不過具體怎么死的,我也沒有什么興趣,這人啊一有錢就會搞一些幺蛾子出來,暴發戶里樂極生悲的不在少數。

簡易的靈堂是那戶人家的老人蓋的,事發突然,老人也沒什么時間給夫妻倆訂做棺材,就找人買了一口薄皮棺材,把這對夫妻的尸體放了進去,又請人在外面尋了一處風水寶地,挖了墓穴。

我看到靈堂內擺放著的兩個黑白遺像,心里總覺得有點毛毛地,仿佛那黑白遺像的雙眼正盯著我看一樣。

一口大黑木棺材在靈堂后面擺放著,不知是夜色的原因,還是燭火映照,黝黑的顏色看起來極為嚇人。

我長這么大,除了我父母那一次之外,還是第一次接觸死人的棺材。

這一對夫妻是合葬的,兩具尸體都葬在一起,一起要埋進墓穴里的,所以棺材特別大。

獨眼陳帶著我簡單的祭拜了一下死者,再在我頭上撒了一點紙錢灰,說是告訴死者我們是給他們來抬棺的。

做完這些事情后,在村子外頭又來了幾個人,正好看到獨眼陳和我,向我們打了一個招呼。

我仔細看去,卻是發現,這些人剛好六個,加上我們倆剛好應了八人抬棺的總數。

“這個就是老黑棍的孫子?看起來挺健壯的,就是不知道膽子大不大啊!”一名臉上有刀疤的男子問道。

此人臉色滄桑,雙眼下隱隱有黑氣彌漫,但身子骨透出精煉之意,年齡差不多也有五十多歲,看起來很精神。

“老黑棍你還不知道么?當年他的膽子可大了去了,就連.......”獨眼陳說到這里,忽然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把話停住了。

我皺了皺眉,也是略有疑惑的看了這幾人一眼,發現他們的目光有意無意都落在我的身上,或著說,落在我身后那根黝黑的棍子上。

“老黑棍竟然讓他孫子出來跟我們做,這小子年紀輕輕的,和死人打交道,怕不是害了他喲!”刀疤男子笑著說道。

“你這老東西廢話真的多,人家老黑棍和孩子愿意,關你屁事?”獨眼陳罵道。

其他幾個人的眼神看著我,帶著一絲輕蔑和不屑,仿佛看不起我似的。

“行了,你們幾個既然都來了,那就聽我說。”獨眼陳的神色也是忽然凝重起來,不由壓低聲音說道:“我背后這口棺材,怕是有點問題。”

我聽到這話,忽然也起了好奇心,想要聽聽看,到底是什么問題。

可獨眼陳卻只是沖他們打了一個手勢,掌心向下,另一只手緊扣大拇指,重重地按了兩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看到這手勢的時候,其余六人的眼神頓時變了,刀疤男子還低沉地反問了一句:“當真?”

“我的判斷什么時候出過差錯?”獨眼陳哼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不能抬!!這一回有老黑棍的孫子在,如果出了事他這個老東西還不找我們拼命!”刀疤男子臉色陰沉如水,瞥了一眼獨眼陳,不由嘀咕道。

“但他給的價錢的確厚道,看來那個老頭兒知道自己家子女死去的原因,這一次有那個東西在,應該不會出大毛病才對。”獨眼陳說著忽然一看了我一眼。

我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可又是不敢問。

“事到如今,只能抬了,先說好,如果有問題,我們掉頭就走!如果真的是那種東西,憑我們幾個還沒這個能耐!”

“你放心,這件事,我心里有分寸。”

獨眼陳從口袋里拿了一包煙出來,四下分了一遍,分到我的時候,我擺了擺手,表示不抽。

他愣了一下,訕訕地把煙收了回去,坐在一旁的田埂上,看著不遠處燭火搖曳的靈堂,說不出的詭異。

時間終于到了半夜,天極黑,就連白色的蠟燭火光也是弱了下來,不斷在風中搖曳著,似是馬上就會熄滅,讓人不禁揪起了心。

用獨眼陳的話來說,半夜子時是陰氣最旺盛的時候,也是橫死之人下葬的最好時候,他拿出幾根三指粗細的大麻繩交到我們手中,又吩咐我們將這繩子用沾過水的紙錢貼上,將棺繩固定在了棺材的四個角上。

但奇怪的是,他讓我抬的時候,讓我把爺爺交給我的黑棍放在棺材上面,說是這樣可以保佑大家路上不出事。

“行了,起駕了!”獨眼陳的收起輕松的神色,神情也是忽然凝重起來。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現代長篇言情
  3. 精怪靈異小說
  4.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多乐彩开奖数据 体彩近1000期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快速时时的套路 平码三中三公式十规律 最新双色球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形态走势全图表今天 官方特马 拍3走势图 赛车pk拾开奖软件 时时提前2分钟开奖器 浙江12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时时彩快乐十分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西新时时论坛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香港2019年开奖记录查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