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荒帝傳

更新時間:2019-07-15 09:35:51

荒帝傳 已完結

荒帝傳

來源:有書閣 作者:驚語多文 分類:玄幻 主角:小六子,西門芷苡

新書推薦,《荒帝傳》由驚語多文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玄幻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六子西門芷苡,書中主要講述了:“一寸丁,讓你失望了,姑奶奶我不是什么大家族,我就是個孤兒,從小由師父養大,現在師父也不知所蹤,就這些啦。我說你呀,你就別在這裝虛偽了,要動手你就快動手,姑奶奶我怕你才怪!”說著,西門芷苡抽出了手中的長劍。...。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聽到陰翳青年要把西門芷苡帶回去,柳學云明顯有些猶豫和不甘,這個女子是他先發現的,憑什么他柳志云來了就要帶走?但這么多年了,柳學云一直生活在大哥柳志云的陰影下,他不敢反抗,也沒有反抗的資格,只能在心里十分憋屈地想一想。

“且慢!”此時,一寸丁說話了,上下打量了一番西門芷苡后,說道:“請問姑娘貴姓?”

看來欺軟怕硬是這個世界永恒的真理,不管你多么厲害,但總有些令你畏懼的東西,小六子想到。

“哼哼,一寸丁,現在想起問我姓甚名誰啦?知道害怕了?那我告訴你,我姓蕭,蕭六子的蕭……”西門芷苡狡黠地說道。

“蕭?”老者聽到姓蕭,暗自思索了一番,這西荒城范圍內好像也沒有哪個姓蕭的大家族啊,難道是從其他城池過來的?

“一寸丁,讓你失望了,姑奶奶我不是什么大家族,我就是個孤兒,從小由師父養大,現在師父也不知所蹤,就這些啦。我說你呀,你就別在這裝虛偽了,要動手你就快動手,姑奶奶我怕你才怪!”說著,西門芷苡抽出了手中的長劍。

“很好,很好,小biao子,我忍你很久了!敢諷刺我柳昌賢的,沒有一個是好下場!我要親自動手將你擒下,送與我兩個孫兒玩!,等我孫兒玩膩了,就賞賜給下人、馬夫……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一輩子,你休想活著走出柳家大門!!”一寸丁聽到西門芷苡的背景只有一個師父,料來她的師父也不是什么世外高人,再說已經失蹤了,他不再掩飾其內心的憤怒和殺機,面色猙獰可怕,口中將剛剛壓制了半天的怒火全部噴發了出來,身上的氣勢也隨之節節攀升。

見老者將要出手,兩個中年人和柳志云、柳學云兩兄弟以及一眾家丁護院將西門芷苡、小六子、陳阿香和翠兒四人團團圍在屋子中間,沒人顧及陳阿香是不是他們柳府的二少奶奶。

單從氣勢上感覺,小六子覺得柳昌賢比西門芷苡是要厲害幾分,心里不由地替她有些擔憂。不過轉念一想,這是西荒城,西門芷苡的老子就在城里,柳昌賢要是知道她是西門鐘的女兒,估計得嚇個半死。所以就端起桌上的茶來,盡情地欣賞柳家一眾的表演。

就在柳昌賢的氣勢達到頂峰,將要動手的時候,西門芷苡大喝一聲:“慢著!”

“一寸丁,讓你看看這個!”

柳昌賢的氣勢猛然間一頓,就看到從西門芷苡的手中飛過來一樣東西,柳昌賢不敢大意,用內氣層層包裹飛來的東西之后,這才用手接住。

“平西侯!”

柳昌賢接住西門芷苡扔過來的東西,看了一眼,臉色驟然一變,身上的氣勢也隨之消失不見。

原來,西門芷苡扔給柳昌賢的東西,正是平西侯西門鐘的令牌。

柳昌賢顧不得自己剛剛由于收斂氣勢所造成的內傷,拿起令牌翻來覆去地看著,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地變化,一會兒抬頭看看西門芷苡,一會兒又低頭看看令牌……

西門芷苡也不著急,一臉的風輕云淡,端起桌上的茶慢慢嘬了起來,笑嘻嘻地看著柳昌賢。

看了好一會了,柳昌賢這才抬起頭,向著西門芷苡抱了抱拳,道:“姑娘莫要再戲弄老夫了,還請姑娘告知,姑娘與平西侯是……?”

西門芷苡眉毛一揚,下巴高高翹起,道:“平西侯正是家父!”

聽到西門芷苡的回答,雖說柳昌賢心中早已隱約猜到結果,但當他確認了的時候,還是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而那兩個中年人和柳志云、柳學云兩兄弟以及一眾家丁護院聽到此話的時候,臉上都是變得驚恐和不安,尤其是柳志云、柳學云臉色更是煞白至極。

“怎么樣,柳家主,還要把我擒住嗎?”西門芷苡雖然看起來有點得勢不饒人,但卻把“一寸丁”改成了柳家主。

“誤會,誤會,小郡主,都是誤會呀,不知道小郡主駕臨我城西柳家,柳某有失遠迎,真是罪該萬死……”柳昌賢活了這么大歲數,早就成了人精,聽到西門芷苡稱其為柳家主,知曉其并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趕緊請罪到。

“哼,你是罪該萬死,我這位陳姐姐,被那白衣se魔顧春秋擄走,你們柳家沒人追、沒人管也就罷了,等我費盡力氣殺了顧春秋,帶著姐姐安然無恙回來后,你柳昌賢養得這好孫子又急著她去死。我看不過,這才想著替我姐姐出出頭,免得什么阿貓阿狗的都騎到她頭上來了……”西門芷苡冷哼了一聲,向著柳昌賢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柳昌賢趕緊陪笑著說:“哎呀,小郡主息怒。這也是老夫的錯,平日里慣壞了學云,惹郡主不高興了。至于阿香,既然被小郡主救回來了,那肯定還是我柳家的媳婦。畜生!你還不快點跪下,向小郡主賠禮認錯?!如果小郡主不原諒你,那我就活劈了你!”最后幾句,向著站在不遠處一臉驚恐的柳學云怒斥道。

柳昌賢只說到“畜生”這兩個字的時候,柳學云便已“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看來在他心底對自己的爺爺柳昌賢有著深深的懼怕。

“郡主,小人知錯了!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郡主,請郡主恕罪,饒過小人吧……嗚嗚嗚……”說著說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地就哭了起來。

對于這種欺弱怕硬、懦弱無能的男人,西門芷苡一臉的鄙夷,本不想搭理,但還是耐著性子怒斥道:“柳學云,你錯了!你該賠罪的不是我,而是你的妻子、我的陳姐姐!我倒無所謂,就看她原不原諒你了。”

聽到這話,柳學云膝蓋一轉,用兩個膝蓋疾走了兩步,便跪到了陳阿香的面前,哭喊道:“夫人,我錯了,我該死……自打娶你進門之后,我沒能好好待你,我柳學云不是人,是畜生,豬狗不如……夫人,你就原諒我吧,以后,我絕對好好待你,你說一我絕不說二!你就請郡主饒過我這回吧。”說著說著,居然也不顧鼻涕眼淚的掛在臉上,就開始扇起自己耳光來了。

小六子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嘖嘖稱奇,世上居然會有如此無恥之人,他對陳阿香說的這些,恐怕最后一句才是他的心里話吧?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玄幻愛情
  3. 玄幻仙俠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湖北快三走势图今天 快乐12玩法中奖规则图 怎么玩新时时 加拿大pc28根本赢不了 陕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pc幸运28开奖网站 快三摇奖机 香港三期必开一期 赛车pk10高手赌法 浙江快乐12计划 上海时时票机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广西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