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聞魚

更新時間:2019-05-18 02:30:14

聞魚 連載中

聞魚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幕水公子 分類:言情 主角:魚臨淵,水色

我們喜歡自由,我們不喜歡被束縛,我們喜歡天馬行空的世界,喜歡奇妙的幻想,而這一切,在幕水公子創作的《聞魚》中都可以滿足,喜歡看小說的你,不要錯過這一本精品言情類小說,劇情非常精彩,對魚臨淵水色的刻畫更是出色,相信你會喜歡這本小說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花園水榭的石桌旁。

僅有的四個石凳上各有一個身影。水色和鯉瑤相鄰而坐,太虛真人仍舊坐在原來的位子上。

魚臨淵坐在鯉瑤對面,背倚綠色的湖水。

龍陽貴為皇帝,那也只是相對凡人而言。此刻的他,只能站在虛弱的魚妃身后,甘愿充當一個配角。

桌上溫過的桃花釀,早已涼透。

一紅一青兩條小龍,像泥鰍一樣盤在石桌上“酣睡”。沐浴著水色周身漾出的弱水靈力,形同酒醉一般。

水仙那一身粉色留仙裙,則在水榭中來回踱步,講述著她從大長老那里聽過的,有關魚主的“故事”。

......

自有天地之時,就有“弱水”流經三界。

弱水之中,除了一種長著“娃娃臉”的龍魚,再無其他生靈可以存在。

龍魚無法離開弱水,除非躍過千年一現的龍門。

否則。

大多數時間都只能待在輪回之地的弱水之中。

龍魚一族沒有族長,但凡成功躍過龍門成為六角天龍,須行凈靈之禮。

若在凈靈之禮中能被“魚面”認可,則成為新一任“魚主”,鎮守明鏡臺。

若前任“魚主”尚在,或者不愿行凈靈之禮,則必須離開輪回之地,懲惡積善。

可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沒有弱水溫養,沒有弱水相助的龍魚,最容易被邪念浸染。

絕大部分離開輪回之地的龍魚,都會在三界內,失去永恒的生命,也無法回歸輪回之地,進入六道輪回。

它們就像龍魚一族的戰士一樣,與無形的邪念相爭,為魚主分憂。

最終。

它們在即將完全被惡念吞噬,為禍三界前,會被魚主鎮壓在明鏡臺之下......

六道輪回,每逢“極惡”消散,必有“大善”降世。

只是數萬年前,有一位“大善”,卻誕生在輪回之地的“水靈一族”之中。

水本上善,又逢大善。

這位弱水之靈,竟能使魚主為其傾心,為她摘下魚面,為她脫下聞魚近水披......

直至千年前。

魚主遭到鎮壓在明鏡臺下諸多“極惡”反噬,在完全喪失理智前,將自己封印在明鏡臺下。

后來。

不知為何,龍魚一族不斷從弱水中消失,幾近滅族。明鏡臺也被帶離輪回之地。

再后來。

水靈一族的族長水月,為尋回水靈一族那位“大善之靈”,誤入阿修羅道輪回,再無音信。

......

水仙講述之時,雖盡量使“故事”顯得完整,卻反而斷斷續續。似乎是作為水靈,她沒有像水色那樣,接觸太多凡人慣用的詞匯。

她沒有強調明鏡臺存在過八十一位水靈公主,而水色是最后那一位。

大長老同樣沒有告訴她,使得弱水誕生八十一位公主的,正是那位“白衣女子”。

站在魚妃身旁的龍陽,心思始終在虛弱的鯉瑤身上,他知曉自己明白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只有坐在圓桌周圍的四位,心思不一。

太虛真人對弱水知之甚少,對龍魚一族了解同樣不多。他唯一聽聞過的,也都是來自自己師兄太上真人。

或者,眼前的愛徒,天池錦鯉鯉瑤。

水色默不作聲,只是把有關“龍魚”的一切牢記在心,而有關水靈一族或輪回之地的,基本沒怎么細聽。

唯獨魚臨淵,這最后一位魚主,聽到水仙所講的“殘破故事”后,變得更加疑惑。

誕生在水靈一族的“大善”,她叫什么,現在所在何處,為何自己從輪回之地來,也未聽魚七提起過。

上一任魚主將自己封印在明鏡臺下,為何自己竟無法感知。或者說,是魚主封印自己,又將明鏡臺送出輪回之地?

按水仙剛才所言。

龍魚最易被“惡念”侵蝕,而弱水應該很難被邪念入侵才對。

那眼前這位水主的手,方才明顯變成墨色。

水易,魚難?

還是魚易,水難?

魚臨淵覺得,一切或許跟輪回之地,那六尊石雕上的字有關。

可他卻并不知道,這六個字在千年前,究竟是何順序。

正當魚臨淵注視著水色的右手,有所思慮時。

披風上的聞魚吐著泡泡,游走到他左手手背。

“仙兒水主,那你可知,前任魚主為何要摘下魚面,又為何要脫下這身聞魚近水披?”

魚臨淵再次想起魚七那句話,不由自主地一問,讓周圍幾雙眼睛,露出詫異。

若不是剛才那一幕被看在眼里,此刻的魚臨淵,一定會被認為是“臨時”的魚主。

水仙回過神,目光投向魚臨淵時微微搖頭。

太虛真人卻罕見開口,只不過無精打采的眼睛,下意識從坐在對面的水色身上掠過。

“或許,是因為情劫吧,終究是來之易,去之難啊!”

太虛真人并不知道輪回之地的那幾個字,本意是想說:情劫易來,去之很難。

可落在魚臨淵耳中,儼然變得有些復雜了。

......

魚臨淵起身,轉而看向湖對岸的海棠和桃花。

片刻后,略微低頭,盯著碧綠的湖水。

此前潛入深水的紅鯉魚,似再次聽到召喚一般,齊齊聚集到靠近水榭的湖邊,在水面上張嘴吐著氣泡。

一陣和風吹過,海棠花瓣與桃花花瓣摻在一起,漂浮在碧波上,撒落在鯉魚脊背上。

身為魚主的魚臨淵,竟第一次覺得,他并不了解自己。

也不了解龍魚一族,不了解水靈一族。

更不了解,何為魚主。

望向綠水紅魚的黑色眸子,漸漸變成淡藍色,弱水之光隱隱閃現。

“上一任魚主,叫什么名字?”

不知不覺中,魚臨淵的聲音竟變得有些冷。

不知是在詢問水仙,還是在問這水中的游魚。

水仙似在努力從記憶中尋找答案,水色和太虛真人則靜靜等待著。

兩位水主已不再驚異,她們都能通過靈力感覺到,眼前的水主,的確一無所知。

反倒是臉色蒼白,嘴唇有些干裂的魚妃鯉瑤,扶著石桌緩緩站起,盯著魚臨淵那玉銀色身影。

“鯉瑤身為天池錦鯉,雖然知道,卻無法直呼魚主名諱。何況,每一任魚主,都有另一個身份----尊者!所以......”

或許是因為虛弱,或許是有所顧忌,鯉瑤語速很慢,似在等待魚臨淵的首肯。

“直說無妨!現在,我才是魚主!”

魚臨淵根本沒有在意鯉瑤話里那句“尊者”,仿若只要能知道上任魚主名字,其他都不重要。

鯉瑤平復心情,似把所有回憶經過梳理。龍陽絲毫沒有皇帝架子,竟然主動攙扶著魚妃,似欠她太多。

可當鯉瑤口中一字一頓吐出三個字的時候,卻只有他,因為“無知”而冷靜。

魚妃鯉瑤盡量讓自己聲音不大,卻能聽地真切。

“魚......為......淵!”

太虛真人身為天仙,聽到這三個字一掃之前“頹廢”,猛然起身。

幾乎同時。

水色也無法心如止水,目光從魚妃身上收回,正準備詢問“魚主”那個壓在心底的問題。

她想知道。

身為魚主,有沒有見過他。見過那條同為龍魚的傻魚,魚臨淵。

可這一次。

水色那動聽的聲音,依舊只說出了一個“魚”字,就被震耳的雷聲打斷。

“咔嚓嚓嚓~”

數十道閃電晴天霹靂,仿若針對魚妃,直呼那三個字的“天罰”。

魚妃微微一哆嗦,求助的目光投向太虛真人。

本就震驚的太虛真人,被這莫名其妙的“怪雷”劈懵了。

他知道,這不是天罰。

頃刻間,京城上空烏云密布,有龍影在云層之中穿梭。

湖里的紅鯉魚卻似對這種悶雷不屑一顧,依舊“圍”著魚主。

魚臨淵的目光從空中轉向魚妃,微微點頭。他想,稍后再聽她說。

轉而看向水色和水仙,淡藍色的眸子里,是同為弱水的靈動。

“就在我身邊!”

魚臨淵話落,自空中飄下密集的墨色雨水。

但凡被淋到的人畜或走獸,眨眼間變得近乎“瘋狂”。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玄幻愛情
  3. 寵文
  4. 玄幻仙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篮球比分 五分彩可以用公式算吗 如意注册网址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 时时网上赚钱平台 北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天津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澳洲幸运5全程计划 四川时时变数字 澳门两分彩是官方的吗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时时彩计划专业版app 纵横四海水果机免费单机版 168彩票最新版本 北京pk10玩法 pk10直播开奖赛车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