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救了一條惡龍

更新時間:2019-04-18 14:00:31

救了一條惡龍 連載中

救了一條惡龍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小傲君 分類:仙俠 主角:南風玉,元清

《救了一條惡龍》是小傲君著作的仙俠類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救了一條惡龍》精彩節選:西王母看了一眼南風玉道:“隨我一同去迎接吧。”...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南風玉帶了些自己種的花送給了西王母,西王母的仙山本就美,根本不缺這些花草,但是南風玉的花不一樣,是會敗的。

西王母便開了一塊新地,專門放南風玉這幾株會凋零的花。

南風玉把花種上,西王母就站在一旁看著:“生命短暫卻生生不息,這花便是凡間的花嘛!”

“是。”南風玉將花種好,“和凡人一樣生命短暫卻生生不息,花開花敗與神仙而言不過轉瞬之間,對他們來說確實一生。”

西王母看著他,輕聲一笑:“命這種東西,即便是我們神仙有事也難以逃避其擺布。”

南風玉不再說話。

之后他便開始打理蟠桃園,原本看守蟠桃園的土地被九天玄女的帶走了,所以這段時間,南風玉就先暫時頂替土地的職責。

閑暇時南風玉會去瑤池邊坐會。

瑤池可觀人間,只是云煙遮眼想看清還得費點功夫。

南風玉坐在瑤池邊瞇著眼睛往下看,卻總是看不真切,突然他耳邊傳來一聲輕笑,南風玉轉過頭只見一白衣青年走了過來。

他的額上有一很小的犄角,不偏不倚,瞇著眼睛笑盈盈的,他歪著頭雙手交叉放在袖中,倒是有一種老態龍鐘的樣子。

“你笑什么?”南風玉不解。

“你可是要看人間?”

“只是閑來無事,隨便看看。”

白衣青年走到他身側與他一同坐下:“要透過瑤池看人間,用眼睛可是看不清的。”

“那要用何看?”

“用神識。”他說著笑瞇瞇的眼睛突然睜開,一雙金色的眸子似乎在發光。

南風玉學著他的樣子,用神識去查看,眼前全是一片白霧。

突然他耳邊傳來聲音:“不要亂認真看向一處,那一處便是你所想之處。”

南風玉睜著眼睛盯著一處,果然視線開始清晰。

他只看見以前漆黑,幾盞燈籠高掛。

“人間是黑夜。”

他說這,突然空間震蕩,腦子里浮出一句話:“是誰在**!”那句話震得他頭疼。

南風玉趕忙閉上眼睛。

男子撐了一下搖搖晃晃的南風玉:“你看到什么了?”

“我什么也沒看到,只聽到有個人在問誰在**。”南風玉如實回答。

男子笑:“你怕是看到了不得了人了,凡人可察覺不出我們在看,這人既能感覺到你在看他,又將你的神識震回,怕也是厲害的角色。”

南風玉閉著眼睛好一會才緩過來,他定睛看了看身旁這個一直笑瞇瞇的男子問道:“不知您是?”

男子拱了拱手道:“白澤。”

南風玉吃驚不已,他在人間時就聽過白澤的名號,在昆侖呆了數百年,又在員嶠山呆了千年,還是第一次見到白澤。

白澤瞧他傻眼,便笑著彈了他的腦門:“我只是活的比較久,你不要太過驚訝。”

“我還是凡人時就聽聞上神大名,著實仰慕。”南風玉說的真誠。

白澤眨了眨眼睛道:“既然仰慕我,那你就跟了我如何?”

南風玉傻住。

白澤一笑站起身子又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你這小兒真無趣。”

南風玉道:“這事小仙知曉。”

說他無趣的仙人多著呢,他早就習慣了。

白澤有些無語,好像又有點被他氣到了,他憤憤的轉過身,走了。

南風玉又重新坐在瑤池邊,他準備去找降霜仙子,看看他們如何了。

結果看了好久,怎么都找不到他們的身影。

“這里看不到魔族。”白澤不知何時又站在他的身后。

南風玉被嚇了一跳忙收回視線:“上神又回來了?”

白澤有些尷尬的說道:“我走錯方向了。”

然后他繼續往前走去。

他說看不到魔族,難道降霜仙子還在魔族。

白澤又停下腳步:“還有死掉的也看不到。”說完他就真的徹底消失了。

南風玉突然心頭一顫,手腳發涼。

他急忙回到蟠桃園給微秋傳了消息,讓他去探探戰況。

數日,南風玉便收到了微秋的消息只有四個字“死傷慘重”南風玉只覺得身體一下失去了支撐,整個人癱坐在地上,良久才緩過來。

他在蟠桃園等著自己回到員嶠山的那天,那天來臨降霜仙子肯定也會回來的,他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用心照料蟠桃樹。

這些時日西王母過來蟠桃園看的時候,很是高興不由夸道:“元清仙君果然有雙奇手。”

南風玉一笑,吹頭不語。

兩人就這么坐在蟠桃園聊了起來。

不多時一仙子跑來,道:“娘娘九天玄女歸來。”

西王母看了一眼南風玉道:“隨我一同去迎接吧。”

南風玉應了一聲,跟在她身后。

九天玄女的黃金戰甲還未褪去,南風玉見到她時,她面色凝重。

“回來了就歇息去吧。”西王母道。

西王母沒有過問她過多的情況,瞧她的神情也猜出一二,九天玄女走到南風玉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從懷里掏出一個荷包遞給他。

南風玉接過荷包后,九天玄女便離開了,她的腳受傷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南風玉打開荷包,倒出里面的東西,兩瓣玉塊。

是他當日送給降霜仙子的玉,如今成了兩瓣,還讓九天玄女轉交給她。

南風玉猛地回頭,看向九天玄女,她走的很慢,似乎就在等他在叫自己:“師傅。”

“我說過不要叫我師傅。”九天玄女微微皺眉。

“玄女,她可有說什么?”

九天玄女一直沒轉頭,背對著他:“她說對不起把你的護身玉弄碎了。”

“那她?”

“她現在應該快到南天門了。”

南風玉急忙看向西王母,西王母也是個明白人點了點頭道:“九天玄女已經回來了,你先回去吧。”

“多謝西王母,南風玉就此拜別。”南風玉朝她作揖后,便召開仙鶴飛向南天門。

他到的時候,南天門匯聚了不少仙家,他瞧見了貪狼星君,南風玉急忙過去。

“貪狼星君。”南風玉落在他身側。

只見他蒙著右眼,朝南風玉苦澀一笑:“我們回來了。”

“你的眼睛……”

“無礙只是魔氣入眼,瞎了一只眼睛。”

南風玉拍著他的肩膀,想安慰他,卻不想疼的他嗷嗷叫。

南風玉趕忙道歉,貪狼星君道:“逗你的,沒那么疼。”

“降霜仙子呢?”南風玉問道。

貪狼星君臉色變了變,道:“她也回來了。”

“在哪里,我怎么沒看見?”

“在青女峰。”

南風玉道:“抱歉我想去看看她。”

他剛要走,卻被貪狼星君拽住,南風玉疑惑的看著他:“我隨你一起去。”

“好。”

他們兩乘著風朝青女峰飛去。

青女峰一如既往,南風玉的腳踏上第一個臺階上時,他的心顫抖了一下。

貪狼星君抬起手放在他肩頭。

兩人相視一眼,南風玉走了過去。

仙子們見到是他們,便將他們迎過去。

青女峰的正殿比以往還要冷,殿的正中央放著一口冰棺,棺內躺著這個女子,正是青女。

這是南風玉最不想看到的場景,卻這么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她……”南風玉有些慌了神的看著貪狼星君,希望他說出和自己理解不一樣的話。

可貪狼星君卻說:“元清仙君節哀吧。”

“神仙不是不會死的嗎?”南風玉眼眶發紅,他從成仙以來,就沒見過那個仙人死去。

“我們是不會死。”

“那降霜仙子是不是……”

貪狼星君道:“她只是睡著了,可能要睡很久,若是她的魂魄能夠自己回來,那她就會醒過來。”

這和死了有什么區別。

南風玉看著青女的模樣有些出神。

他永遠記得當初在仙山上看到她的那一眼,如凌冽的寒霜,美妙卻帶著距離感,可若是她一笑,就會暖風四起,如冬日的暖陽照在身上。

只可惜他只見過一次,就再也沒見她笑過,那抹微笑,儼然成了南風玉心底最美好的記憶。

“貪狼星君可否告知是誰傷了她?”

“告知你又如何?你想為她報仇?”

“不行嗎?”

“不行。”

“為什么?”南風玉少有的情緒波動,倒是讓貪狼星君嚇了一跳。

南風玉瞧他吃驚的模樣,忙收回情緒道了一聲:“對不起。”

貪狼星君搖頭道:“我們和魔族都死傷慘重,經此一役才勉強換來魔族的安分,九天玄女代表神界和仙界與魔族定下了和平的條約,你若現在突兀的跑到魔族,不說會破壞和平條約,還會白白送死。”

“魔族……”南風玉皺起眉頭,突然想到庭澤,忙問,“那……魔龍可抓到?”

貪狼星君搖頭:“那魔龍便是魔族首領,若不是他不愿再打,我們恐怕還會死傷更多。”

南風玉心里一時間五味陳雜。

“那你們可傷了魔龍?”

“降霜仙子傷了他,但那魔龍卻很奇怪,并未對降霜仙子動手,只是把她推開,這一點我們都很奇怪,但降霜仙子并不認識這個魔龍,但這個魔龍好像認識她。”貪狼星君摸著下巴很是不解。

南風玉垂著眸,從懷中掏出那兩瓣玉,將其中一瓣放在青女的身上,另一瓣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看著聽女緊閉的雙眸,和慘白的膚色,手指顫抖的在她冰冷的臉上刮過,道了句:“走好。”

青女峰吹來寒風,晴空突然飄起白雪,恍惚間他似乎聽見了琴聲,清遠悠長,那是降雪時青女才會撫的旋律。

人間十月,天降白雪,送青女!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寵文
  2. 玄幻仙俠小說
  3. 熱血爽文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最新淘宝app官方下载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天津时时几点 一码三期中特 浙江20选5走势图定位 四川时时服务电话 9796香港开奖结果记录 如何下载宾利娱乐app 山东时时玩法 足彩500彩票投注 香港49选7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11选五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连线 秒速时时的结果 马会特供资料站 江苏福彩快三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