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交鋒

更新時間:2019-03-30 15:40:39

交鋒 已完結

交鋒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可大可小 分類:軍事 主角:朱慕云,賀清

主人公叫朱慕云賀清的小說叫做《交鋒》,是作者可大可小寫的一本軍事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在一般人眼中,他是平庸、無能、貪婪,甚至有些愚蠢的警察。因為他,經常行動失敗,多次無意泄露了重要情報。但他交游廣泛,善于溜須拍馬和鉆營,是軍政不倒翁。在日偽眼中,他忠誠、可靠。而在軍統的眼中,他是人才,也是功臣。其實,他一直受我黨領導,是一名堅定的革命戰士,一名杰出的地下情報工作者!在地下工作中,力挽狂瀾,立下了不朽的功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賀清和沿著朱慕云的目光望去,手指間的煙頭掉到了桌上而不自知。執行任務的時候擅自離崗,而且還被曾山抓了現行,后果實在難以預料。

“兩位很清閑嘛。”曾山徑直走到他們桌旁,冷冷的說。

“報告曾處長,賀清和和朱慕云正在執行任務。”賀清和很快冷靜下來,猛的站起來,雙腳立正,朝著曾山敬了個禮,大聲說。

賀清和一起來,朱慕云也馬上站了起來,望了曾山一眼,低眉后退一步站在桌旁。曾山的語氣雖然冷淡,可并不嚴厲,是他對抓捕趙文華十分有把握?還是根本就沒把自己和賀清和放在眼中?

“你們的位置是在街上,難道說面館里也有共黨?”曾山冷嘲熱諷著說,不理會賀清和,自顧自的坐在了桌旁。

“此地視野開闊,便于隱蔽,一旦發現嫌犯,馬上就能出擊。”賀清和笑吟吟的說。

“曾處長,我們也只是‘打牛’,有你們特務處出馬,還用得上我們么。”朱慕云連忙笑吟吟的掏出三炮臺,給曾山敬了一根,順便還給點上了火。

“曾處長用過早餐沒有?這里的面不錯,何老倌,來碗肉絲面,多放肉。”賀清和沒等曾山說話,馬上朝何老倌催促著說。他的聲音不高,但卻幾乎是在吼。

“坐吧。”曾山的臉色終于緩和下來,賀清和和朱慕云畢竟只是巡警,讓他們抓地下黨,確實有些苛刻。

從曾山進來的那一刻,朱慕云腦內就像翻江倒海似的。他參加特務處的行動也有幾次了,哪次行動曾山會親自巡查?不要說曾山,就算是何梁,也是從來沒對他們正眼相待的。朱慕云的目光不敢離開街面,曾山進來后,他也一直用余光注視著街面。

驀然,朱慕云看到了三公子。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三公子的客人確實越來越多。黃包車上的客人,朱慕云只能看到腿。那人翹著二郎腿,從側面只能看到他的**和皮鞋。朱慕云一看到那雙皮鞋,腦海中一下子就蹦出了趙文華!

因為那雙皮鞋是棕色的,而且是尖頭皮鞋,這樣的皮鞋不多見,最重要的是,趙文華長年穿著這樣的皮鞋。就在前天,他還見趙文華腳上穿著這雙皮鞋。朱慕云正要站起來的時候,曾山突然一拍桌子,讓他渾身一顫,到嘴邊的話也被嚇了回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但朱慕云剛才一剎那的視線卻一點也沒受影響。三公子黃包車上的那雙棕色尖頭皮鞋,他越看越像趙文華的。只是曾山一吼,他馬上收回了目光。

“朱慕云!”曾山突然大喝一聲,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出來:“我進來后,你連正眼也不瞧我,也太不把長官放在眼里了吧!”

“曾處長這是說的什么話,我只是擔心嫌犯會跑掉。”朱慕云謙恭的說。他的目光再也不敢望向窗外,他突然明白,發現趙文華是麻煩,沒看到趙文華反而能平安無事。

況且,曾山是正面看到街面的,他應該比朱慕云看得更清楚。如果曾山都沒有發現趙文華,自己又何必多嘴呢。禍從口出,這個道理朱慕云再明白不過。

“曾處長親自出馬,什么嫌犯也跑不掉。”賀清和連忙打圓場。

“有特務處出馬,嫌犯插翅難飛!”曾山幾口把面吃完,筷子一扔,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老賀,我們也走吧。”朱慕云苦笑著說,曾山來了后,他跟賀清和再也不可能在面館躲雨了。緊了緊雨衣,兩人鉆進了雨中。

朱慕云朝著西邊瞥了一眼,已經看不到三公子的黃包車,他迅速收回目光,像個沒事人一般站在街角。朱慕云盡量不讓自己的目光再往西,因為不能抽煙,賀清和只是站了一會,就顯得異常煩躁。

“這鬼天氣,朱慕云,去東頭。”賀清和等了一會,最終失去了耐心。抓人的事,根本就輪不到他們。再說了,今天是端午節,早點回去也應該。如果不是特務處有任務,他們現在不是在局里,就是在茶樓喝著茶磕著瓜子。

“不太好吧。”朱慕云遲疑著說。他一直在思考,曾山怎么就來了這里、三公子車上拉的會是趙文華嗎?他知道三公子是認識趙文華的,只要回去,馬上就能知道真相。雖然他是警察,但如果趙文華真的能順利離開,他會覺得很欣慰。

“你怎么還不明白,曾山都親自過來了,這里還有我們什么事?”賀清和有些不滿的看了朱慕云一眼。

朱慕云的性格越來越像一名警察,遇事圓滑且畏縮,有的時候這是好事,但有些時候,卻是無能和平庸的標志。

賀清和的感覺很準,他們往東走,很快就遇到了特務處的人。正如賀清和所言,今天必定要出事,圍得如鐵桶一般的包圍圈,竟然沒能逮住趙文華,讓他給跑掉了。而且還是提前跑掉的,特務處的人只差幾分鐘,就能把趙文華逮住。但就是這幾分鐘,讓他們捕了空。

“你們不在自己的位置,跑回來干什么?”何梁今天親自帶隊,原本以為趙文華是甕中之鱉,哪想到卻撲了個空。

趙文華前腳剛走,他們后腳就到了文華書店,何梁正一肚子的無名火。出來的時候,可是拍著*脯向小野和曾山保證,一定會把趙文華帶回去。現在見到賀清和和朱慕云私自離開既定位置,自然就成了他發泄的目標。

“我們一路過來,并沒有發現可疑分子。”賀清和篤定的說,出動了數十人,卻沒抓到人犯,這次行動自然是徹底失敗。而行動失敗,最終得有替罪羊,他可不想成為何梁的替罪羊。

“有沒有發現可疑分子,不是由你說了算。”何梁冷哼一聲,沒有再理會賀清和,帶著特務處的人,沿著太古街往西而去。如果趙文華要逃,肯定會往西,因為只要過了古江,就是游擊區。

一直以來,朱慕云都是以賀清和馬首是瞻。除了通過這種方式,從賀清和嘴里多聽到一些生存之道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天塌下來,個子高的會很頂著。這,其實也是一種生存之道。

“剛才曾處長可是親自檢查了我們的工作,他可沒說我們失職。”賀清和不緊不慢的說。何梁雖是特務處的副處長兼行動隊長,可特務處是曾山的,何梁只是曾山的一條狗罷了。

“你……”何梁被頂得說不出話來,今天曾山確實很奇怪,既然讓自己帶隊,又四處巡視。表面上是對抓捕工作很重視,可實際上卻嚴重干擾了他的工作。

“何副處長,既然任務失敗,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巡邏了?”賀清和說,他的潛臺詞很明白,自己是保安處的巡警,抓捕地下黨,原本就不是他的事。

“保安處的人都可以走了,反正有你們不多,沒你們不少。”何梁譏諷的說。原本他就不同意讓保安處的人參與這樣的行動。既然確定趙文華是地下黨,特務處應該多派人手。可曾山卻只給了他三個人,而趙文華提前提到消息,他連趙文華的衣角都沒摸到。

賀清和卻不會跟他計較,也不敢跟他計較。何梁的這番話,算是摘清了保安處與特務處的關系。賀清和帶關朱慕云因到保安處交差,把槍交還后,拿著警棍上街巡行。外面的雨越來越大,但沒有那把步槍后,他們輕松多了。

槍能給人帶來安全感,但更能增加危險系數。賀清和就多次告誡朱慕云,當警察的,能不帶槍,盡量就不要帶槍。

***

“李兄,多謝了,下次請你吃飯。”曾山站在二樓的窗戶,望著賀清和與朱慕云走出警察局的大門,微笑著說。雖然何梁的任務失敗,可是他與李自強的合作卻很順利。

“都是給RB人賣命,有什么好說的。”李自強嘆息著說。曾山把小野搬出來,他根本沒辦法拒絕。

“你手下的人,雖然無能,可有的時候,無能的人,也有無能的用處。”曾山哈哈大笑,朱慕云和賀清和躲在面館里,哪像個警察的樣子。這樣的人也就只能在保安處混,要是在特務處,早就被他踢出去了。

“你可別把話說得太滿,賀清和可是老油條,他的鼻子有的時候比狗還靈。”李自強提醒著說。曾山說自己的手下無能,不就是間接說自己無能么?

“這個計劃天衣無縫,賀清和就算真是條狗,也聞不到氣味。”曾山得意的笑道。這個計劃是他與小野親自制定的,就連何梁都不知情,遑論賀清和這樣的無能警察了。至于朱慕云,他更是沒放在眼中。如果不是仗著在日語專修學校學習,根本不可能進警察局。

“既然他們順利完成了任務,是不是就免于處罰了?”李自強說,明明是特務處設的套,卻讓保安處的人來背黑鍋,他這個保安處的處長當然不痛快。而且,還得被曾山冷嘲熱諷,他就更加不痛快了。

“這得看何梁的報告,在這件事上,必須公事公辦。”曾山說,做戲就要做全套,要不然就會前功盡棄。如果何梁拿出真憑實據,趙文華之所以逃脫,主要責任在保安處的話,他肯定會追究保安處的責任。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戰爭小說
  3. 特工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吉林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重庆时时龙虎玩法 北京pk10直播 时时彩期号对应码 新时时360票 扑克三公玩法 快3杀跨度技巧 投注单打印机 至尊是什么牌图片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综合期 pk10走势图软件官网 时时彩免费软件 大地网投官网app 百人牛牛压注技巧 时时彩后三对应码 pk10精准高手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