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長空伴浮華

更新時間:2019-07-13 07:18:12

長空伴浮華 已完結

長空伴浮華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境畫 分類:仙俠 主角:舟梨刖,祝浮華

小說主人公是舟梨刖祝浮華的小說是《長空伴浮華》,本小說的作者是境畫創作的武俠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祝浮華是一個來歷不明又極不聰明的江湖第一美女,尤其是遇到全國通緝卻總是無法制服的殺人魔舟梨刖時,便更彰顯了她這一特色。即使膽色包天,普天之下也無人敢接觸令人聞風喪膽的魔鬼,她卻不要命地死纏爛打,耍賴皮,當狗腿,可又總是命大地活著。他是鬼魅妖嬈的影子,她是一朵待綻開的花骨朵。當一切微露尖角,時態變遷,真相卻像一團烈火,燒得他生疼,然后是不得呼吸的難受。兩個春秋的相伴已是他最華麗的記憶,所以他終于明白,他已然離不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涼晨的空氣格外舒適好聞,透過絲絲金色的光線折射出恍惚的美麗,讓站在河邊的浮華更如仙子般嫻雅。

她微揚著尖細的下巴,看到晨起的太陽,眼中盡是欣賞,那太陽,跟燒餅長得還真像哈!

肚子圓鼓鼓地將腰帶險些撐斷,她的手在腰帶旁來回打轉,身邊本是平俗的景物一下光亮無比,如臨仙境。

“舟梨刖啊舟梨刖,你說你好好的殺什么人,弄得我非要來當正義使者……”她平靜地望著湖面,幽幽淡淡的話語在周圍環繞。

她本就不是一個單純的女子,有著純潔的外表,完全假象了所有。所以這次,她完全利用了這之前最討厭的東西來完成自己的計劃。

舟梨刖可以說是天下無敵的,無論外表,還是智謀,勝過其者還沒有出現過。

她雖是龍門家族唯一的傳人,但暫時卻也絕不是他的對手,想要降服于他,只能施計。

或許論智謀,她根本比不上舟梨刖,但,這次她卻有信心賭上來贏他。

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昨日傷了舟梨刖的事件,由此可看出,舟梨刖是個時而犯傻缺的人,她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太怡山過于險峻,一般的凡夫俗子連上都無法上去,更別提闖過那響徹江湖的三大惡關了。

河岸上一棵高大的垂柳,嬌嫩的細葉面上布滿晶瑩剔透的露珠,飽滿而閃爍。

細葉微延的一顆小露珠搖搖晃晃起來,恰好一絲小風吹來,那露珠終于受不了般墜落而下……

而背對著那垂柳的祝浮華,反手一伸,那露珠便落于她的手中,與她晶瑩剔透的玉手似是已經合為一體,唯美。

幾縷長發也在那陣絲風中飄過,掃在了她的手上,又帶走了那可憐的露珠兒。

“嘖嘖嘖……好可憐的樣子。”

浮華放下手,勉強地笑笑,這些小事物她沒必要放在于心的。

她連自己都沒時間放在于心,也就美食還有點分量。

“該去了。”她收起心情,立馬如一個純情少女模樣,向著不遠處的大山運功飛起,背影猶如枯秋的彩蝶,看似歡愉飛舞。

太怡之顛,天云相接,霧氣繚繞,尊氣逼然。自一種天仙所居之處,人望而不敢即,在那絕高峰頂,卻無半點冰雪,甚是古怪詭異,寂靜無聲,人不敢近其山,遠之。

浮華看了一眼腳下的萬丈深淵,壞笑道:“原來是假象。”說完便向著另一頭山下跳去……

嘿!別說,還真有那么點殉情的感覺……

那高山之山就算是鋼鐵掉下也會變為碎粉,更何況一女子?!

但,在空中她平穩地下落著,面容上無一絲慌亂恐懼之色,幸虧下面有安全陸地,要不然這感覺還真不爽。

呼——呼——呼——呼——

呼——呼——呼——呼——

所有的聲音都被這貫徹耳環的風聲淹沒,什么都聽不到,只有這響徹世界的風聲了……

浮華的紅衣被風吹得拼命搖擺,像是一只紅色的風箏,要掙脫出來,她卻依舊如常笑著。

除了嘴,其他位置都被吹得僵硬,不笑沒辦法……

不知過了多久,下面的白霧俞來俞稀少,而狂大的風也逐漸小了下去,浮華低頭望了望,嘴角露出一抹真實的笑容。

終于到了!辭離哥哥……

短暫的漂浮后,下面一塊巨大的頑石出現在她的腳下,浮華雙腳一頓,便落在了上面。

“呼!所幸沒猜錯!”祝浮華拍拍手掌,沒有了那副淡定的神色,一副撿了條命的驚喜模樣,然后理了理雜亂的裙擺衣著,輕松地眨眨眼睛,掃視著周圍。

要是剛才猜錯了,現在估計都摔成一攤肉泥了,最主要的是這荒山野嶺肉泥最后也得風化,死了都不能貢獻點啥還真悲哀。

所幸啊所幸!

這是一個懸立于高崖中間的頑石,正好接在光滑的崖壁上,境地讓人驚嘆!

浮華走近那與頑石相接的崖壁,抬手試摸卻摸得一手黏膩的青苔。

那感覺,跟摸別人口中的唾液一樣……

“嘿嘿……”她此時不但不惡心,還因這一手青苔而興奮起來,立馬更用力的試摸,不,應該是刮!

她每刮一下,就有一層厚厚的青苔掉落,不知不覺地上的青苔越來越多,而那塊本是青色的崖壁也越來越白……

“呼呼……累死了……”也不知道刮了多久,浮華累得一下子坐在地上,不停的甩著酸痛的手臂,眼睛卻一直看著她的杰作!

已是白色的崖壁呈現出一排潦草狂奔的詩,像是在草原狂奔的野馬!

那上面字跡一般人太難辨認,剛開始,浮華也出現了短暫的迷惑,可仔細看看,便是一副了然的笑容。

“忘死本無人,忘生本無命。

血脈本相傳,相殺嘗吾血。

心無人可見,心系屬留命。

此者太怡老人。”

這家伙,賣弄機關就賣弄唄!還搞個什么酸詩,嘖嘖嘖……

浮華皺著眉頭似懂非懂地念著,腦里又在思考。

太怡山曾是江湖不老高人太怡老人的居地,卻在四年前消失不見,然后居然出了一個殺人魔鬼舟梨刖!

舟梨刖一旦殺人便是殘忍至極,讓人臨死前還承受著難忍的折磨,是整個珠國的恐怖!

浮華想著那排詩詞,又望了望那崖壁,一時又琢磨不出來,心想這設置機關的人定是不能讓詩人來當,簡直要闖關人的命啊,尤其是沒文化的闖關人!

無奈之下,第三次念了出來:

“忘死本無人,忘生本無命。

血脈本相傳,相殺嘗吾血。

心無人可見,心系屬留命。

此者太怡老人。”

當她最后一個字剛念完時,奇跡發生了……

那排映著詩字的崖壁“轟”地一下打開了!!!

一個類似于山洞的洞口出現在了浮華的眼前,她驚喜地看著這一震撼人心的場面,小心臟再次砰砰亂跳,感覺成功又近了一步。

她小心地走近那面山洞,伸長脖子張望著,里面卻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瞎貓子雖然能碰到死耗子,但她還是不太想當瞎貓的……

從袖口摸出一只火匣子打開,祝浮華一手拿著火匣子一手摸索地探了進去。

因為火匣子的光亮有限,所以對于浮華來說只能看清些路而已,此時,安靜異常的山洞內,她一個人行走,感覺到一種暗藏的危機慢慢靠近。

洞.里面沒有岔口,全部是一條直路向前,但卻讓浮華更加緊張。

她走了大概不到小半柱香的功夫,洞內的風景便變化了。

洞.里黑黃色的泥土瞬息化作艷紅色的火泥!

浮華一驚,立刻警戒起來,右手摸上腰間的匕首……

但是,神奇而恐怖的的事情真的來了……

黑漆漆的山洞內在瞬間光亮起來,整個洞內一片紅火天光!

她驚詫地左右張望,卻只看到一片亮堂!

突然,火燒全身般的感覺在身后傳來!浮華猛然回頭!

洞口的那端一團火龍穿插而來,從遠處便能感受那高溫的熾熱,而隨著它的靠近,她愈加火熱難耐……

浮華慢慢后退,臉上再也遮擋不住恐懼,那火龍即將飛來!

她的身后便是洞口,也是她現在唯一能逃生的地方……

她抬腳便可以逃離這里,可是……

她的腿好軟啊……腿抖得就差尿**了,更可惡的是,這種時候**還給她抽筋!!!

老天想故意讓自己死這也太明顯了吧?

火龍已在咫尺,她甚至能感受到火燒心臟的痛感。

閉上雙眼,像是迎接著死神的到來,全身的每一處似乎都在不斷的燃燒著……

眼睛已經不敢睜開了,卻在心里淚流不止,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英年早逝么?可是,死在這里真的好不壯觀……

突然!

一陣舒適的涼意迎來!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火熱瞬間消失!

浮華唰地一下睜開雙眼!

眼睛好舒服,全身也好舒服,心里……更舒服!

她竟然沒死!

眼前的一切讓她驚呆了!

火龍不見了,而身后的洞口后面居然是一片無望無際的炎漿!如果她剛才選擇逃生的話,她定死的無比慘狀!

浮華后怕地喘了口氣,望了望了周圍無數殘缺的骨顱,擦著額頭上的汗絲,手微微顫抖。

她突然想起了洞外上刻在崖壁上的詞,第一句:忘死本無人,忘生本無命。

這一切都是假象,而剛才所經歷的應該是太怡山的第一關,而過這一關,只要稍微對死產生恐懼或者改變主意準備返還的都會失敗,而且死于非命!

洞內四周已經亮了許多油燈,哪怕一個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祝浮華的臉上也是一片緋紅,極不自然。

下一關,她還會這么幸運嗎?

“血脈本相傳,相殺嘗吾命。”她小心地立在原地琢磨著這第二句詞,要過得第二關,她必須得明白。

那句詩不會是說,放點血把人傳出來,然后和他打一場,然后把自己的命給他?

好變態……

大約過了半個鐘頭,她還是沒有讀懂,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一絲不安,就像十二歲時,龍門家族全部滅門那一刻……

難道……又是火!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太怡老人可能很喜歡吃燒烤……

要不怎么會都是火……

浮華的眼里閃過驚恐,她的耳邊已經傳來了熟悉的呼喚……

那呼喚充斥著慈愛,她突然無法呼吸了。

“原來,這一關竟是骨肉割舍……”她此刻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還有些不敢置信……

血脈本相傳,相殺嘗吾命……

骨肉相殘……

一襲白衣鋪地而來,那個如蓮花般與世傲然的女子向她走來,眼角帶著笑意。

恍然間,兩個絕世女子對立而站,一個淡然而笑,一個驚異慌亂,一個白衣,一個紅裳……

她們的臉竟相似的不像話!

“娘親!!!”浮華仿佛窒息般**,眼神中有痛苦的掙扎。

白衣女子依舊淡然地笑著,溫柔不變:“華兒,娘親來接你……”

不!

白衣女子款款而來,帶著不容置疑的決然。

不!娘親你還是去接那太怡老人吧……

白衣女子走到她的面前,就像對著一張鏡子般,卻又有完全不同的風格。

她慢慢抬起手,搭在浮華的肩膀上,緩緩上移:“華兒,娘親好想你……”

不,浮華瞪眼望著她,卻不敢有多余的動作,那是她的娘親!她的娘親!最愛她的娘親啊!

白衣女子的目光突然緊縮起來,頓時透著仇恨的光芒!

這一切轉變的那般快,完全顛覆了那個她心里的娘親!

“去死!去死啊!為什么不去死!”白衣女子恨恨地吼著,卻比咆哮還要恐怖!

她的雙手隨著她的怨念而快速移上祝浮華的脖子上,像一根藤蔓攀地她無法呼吸……

“娘……親……”看著面前眼睛腥紅的女子,她努力喚道。

“孽種!你這個孽種!都是因為你!因為你!我要殺了你!”她的眼睛愈加紅艷,像鬼一樣恐怖……

浮華的脖子也越來越紅腫,她微微張著嘴巴,卻說不出話。

這不是娘親,娘親不會殺她的!不會……

微弱的意識中看著面前女子瘋狂的模樣,她突然想起了九歲的時候,那些時光像夢境一樣。

脖子上傳來的痛感依舊繼續……

秋天的夜晚,有些蕭條的荒涼,卻很明亮。

“娘親,為什么你要和爹吵架?”九歲的小浮華坐在草地上,仰著一張稚氣的笑臉,一臉天真。

而躺在小浮華身側的白衣女子卻笑了笑,永遠一副換不掉的溫柔,疼愛的牽起小浮華的手,輕語道:“華兒還小,娘親告訴你你也不懂,”

“哦。”小浮華乖巧的點頭,又疑惑地問“那娘親就告訴華兒能聽懂的吧?”

美人被這幼稚的話語逗得一笑,瞬間讓小浮華驚艷了一把!

從小到大,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娘親笑的這么開心哦!原來娘親笑的這么好看。

“好吧!娘親就告訴華兒能聽懂的話!”白衣女子心情似是好了很多,從草地坐了起來,與小小的浮華肩并肩,一起看著夜空。

“知道那是什么嗎?”她指著空中其中一顆星星問道。

看著遠方空中亮晶晶的星星,小浮華笑道:“當然知道了!那不就是星星嘛!”

“嗯,那華兒知道是什么星星嗎?”

這個問題卻難倒了機靈鬼小浮華,困惑地瑤瑤頭。

草地上的微風吹的特別舒適,小浮華笑得無比燦爛,白衣女子卻突然安靜了,嘴邊迷人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了。

小浮華莫名地害怕了起來……

“那是織女星,她與她所愛的那顆牛郎星中間卻隔著一道無法跨越的銀河。”她的聲音出奇地憂傷,像是陳述自己的故事……

小浮華抬起頭,正好看到娘*麗的側臉,一行清淚劃過。

“娘親,你哭了……”她不解的看著那些不斷涌動的淚水,抬起手去擦,卻怎么也擦不完。

“華兒,你相信娘親是愛你的嗎?”她依舊仰望著遠處的星星,幽幽道,散發著說不出的荒涼。

“相信啊!娘親是這個世界最愛華兒的了!”小浮華純真的表情十分認真!

她的娘親是珠國最美的女人!是北城城主的親妹妹!亦是龍門家族的第一夫人!還有,她是小浮華唯一的娘親!

那一晚,小浮華感覺到天空中所有的星星都雕琢不出娘親晶瑩的淚珠……

“娘親……我是……華兒啊……”脖子上的痛感幾乎快要折斷她所有的理智般,她已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夢境還是現實……

血脈本相傳,相殺嘗吾命……那句詞不斷在她的腦中回蕩……

她努力睜開雙眼,看到的卻是一雙仇恨的瞳孔……那,不是娘親……不是!

她奮力張開手,去摸索腰間的匕首,不知多久,一直到她的脖子已痛到麻木,痛到快要妥協地倒下去……她終于摸到了匕首,狠狠捅了出去。

這個女人是個神經病,是個瘋子,是個假的!不是娘親!

“咚——”重物倒地的聲音異常響亮,在整個洞內反復回響……

祝浮華崩潰般地跌倒在地,望著躺在她面前的女子,雙手不停的顫抖……

不是娘親不是娘親!

白衣女子腰間插著那把短小的匕首,血液流動不止,眼中卻不再有仇恨的光芒,嘴角帶著虛弱的笑意,柔聲道:“華兒……”

然后,仿佛瞬間的,白衣女子愈加透明,最終化得無影無蹤。

這一切是假的,她知道。

浮華傻了似得看著,眼里渙散,沒有焦慮,她想哭,卻哭不出來……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熱血爽文小說
  3. 古言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香港正版资料最准免费大全 秒速赛历史 奇人码王高手论坛一六 时时走势图网易 极速赛计划app下载 1269999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七乐彩走势图带机选 重庆时时网址合买 一个被啪软件 内蒙福彩快三开奖一定牛 四川老时时 彩票快3开奖查询今天 香港开奖结果一肖一码 时时彩缩水工具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