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恐怖> 冥妻摯愛

更新時間:2018-09-07 17:02:11

冥妻摯愛 已完結

冥妻摯愛

來源:掌中云 作者:老黑泥 分類:恐怖 主角:孟子辰唐靈

直接版:我從來不信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說,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一個漂亮的女人…… 文藝版:青石路,青石橋,一把油紙傘下青衫依舊! 奈何橋上,等一世輪回,我愿用百年陽壽,換你一世芳華! 佛前三叩首,期許三世情緣。 佛說:入紅塵婆娑,為何偏求?不昧三世因果,不知心向何處,何來解脫。 這一切,從那一夜我遇到了唐靈開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邊界的一個小鎮子上。

自幼和爺爺相依為命,在鎮上經營一家壽衣店,利潤不大,僅夠維持生活。

在這壽衣店中,角落處有一口老舊的棺材,擺放在那里很多年了。

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時間,爺爺都會親自端著黑漆涂抹一遍,很是仔細認真。

這些年來,有人來店里想買棺材的時候,爺爺都會另行定制,從來沒準備將這口老舊棺材賣給人家。

我問過爺爺,為什么對這口棺材這么寶貝?

爺爺笑了,說這口棺材是給他自己留著的,他還說,以后他死的時候,封棺的時候一定要用桃木釘,千萬不能用鐵釘之類的。

爺爺有時候說的話我不太能聽懂,感覺跟天方夜譚似的,漸漸習慣之后,我也沒有把這口棺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直到那一天……

那是七月底的一天,天氣炎熱,爺爺出門訪友了,我自己在店里待著。趴在玻璃柜臺上,吹著風扇,玩著手機,渾身懶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臨近中午的時候,一陣輕咳聲從店外傳來,我懶懶的抬起頭來,看到店外的情景后,頓時愣了一下。

壽衣店外,站著一個人。

一個老太婆,看起來七十多歲的樣子,有點駝背,打著一把黑傘,靜靜的站在那里。

讓我愣住的原因,是因為這老太婆的穿著。

大熱的天,她身著長褲長褂,全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一副秋冬的裝扮,看著就覺得熱的不要不要的了。

她的臉上,皺紋很多,跟老樹皮似的。片片老年斑浮現在她的臉上,有點瘆人。

我愣愣的看著她的時候,老太婆咧嘴笑了笑,那種笑容,讓我莫名的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我能進去嗎?”

老太婆的聲音有些沙啞,陰測測的。

我眨巴眨巴眼睛,心中感覺古怪。

大門開著,你想進就進啊,還問我干什么?

我急忙起身,臉上帶著職業化的笑容,說道:“請進,您要買點什么?”

老太婆沒有回應我的話,打著黑傘走進了壽衣店,在壽衣店內慢慢踱步,轉悠了起來,四處打量著。

這感覺不像是來買東西的啊!

除此之外,在這老太婆走進店里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

那是一種腐朽的味道,有點像老人身上那股特有的膻腥的味道,比那股味道更濃郁,很難聞。

我微微皺眉,看著老太婆,輕聲再次問道:“您需要什么?”

老太婆依舊沒有理會我,她走到了壽衣店角落的那口黑色舊棺前,伸出枯瘦的手掌,輕輕的在那口棺材上摩挲著。

“這口棺材怎么賣?”

聽到老太婆那沙啞的聲音,我微愣了一下,隨后笑著說道:“哦,那口棺材不賣的,您要是想要的話,我們可以定制,厚的薄的都有……”

“不賣還在這擺著?”老太婆直接打斷我的話,瞇著眼睛看著我,臉上的那股子笑容似乎更加的陰森了,說道:“五萬塊,你要是同意,現在就交易,怎么樣?”

她這話一說出口,我心中咯噔一下,看她的眼神有些警惕起來。

基本上我可以確認了,這個老太婆絕對是個精神病患者,大熱的天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一張口五萬塊要買一口棺材,不是精神病是什么?

就算她身上真的有五萬塊,我也不敢要啊,一是精神病惹不起,二是這口棺材確實不能賣,我要是真敢賣了,就憑爺爺對這口棺材的寶貝程度,回來非得揍死我不可。

我輕咳一聲,陪著笑,小心翼翼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這口棺材真不賣,您要是現在就要買成品棺材,可以去其他鋪子看看,出門右拐第五家也是一個壽衣店,那家也有現成的棺材……”

“算了,不買了!”老太婆直接打斷我的話,看著我,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微愣了一下,看著她,有些警惕的說道:“干嘛?您要是不買東西的話就請……”

“孟乾震是你爺爺吧!”她再次打斷我的話。

不等我回應,她那有點尖銳的指甲在那口棺材上劃了一道細細的痕跡,指甲和棺材蓋的摩擦,發出一種讓人心里發毛的聲音。

那感覺就像是上學的時候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不經意間劃出的聲音,讓人很不舒服。

這老太婆是存心來搗亂的吧!

我緊皺眉頭看著她,有些不耐的說道:“你到底想干啥?”

老太婆嘿嘿一笑,看著那口黑棺材,枯瘦的手指輕輕的在那口棺材上敲了兩下,語氣有點古怪的輕聲說道:“這口棺材是他為自己準備的吧!好,很好……”

說完,她也不理我了,徑直走向店外。

走出店門,撐起了那柄黑傘,她的腳步微微一頓,轉過頭來,對我露出一個有些詭異的笑容,說道:“對了,農歷七月十五是個好日子,老婆子給你說門親事,就在那天把親事辦了吧。回頭跟你爺爺說一聲,讓他準備準備!”

不等我回應,老太婆撐著黑傘快步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我忿忿的哼了一聲,“有病!”

我心中已經認定這老太婆是精神病了,莫名其妙神經兮兮的,我也就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直到傍晚的時候,爺爺回來了,醉醺醺的。爺孫倆聊會天,簡單弄了點晚飯,就上樓睡覺了。

我們的店鋪是兩層小樓,樓下是壽衣鋪子,樓上是我和爺爺的住所,兩室一廳,四十多平方。

夜深之時,我把手機扔到一旁,正準備睡覺的時候,聽到了一點動靜。

“咚~”

聲音有點沉悶,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沒在意,但是當這聲音連續響了幾聲之后,我感覺不對勁了。

這聲音不是從爺爺房中傳來的,而是從樓下傳來的。

小偷?

我翻身下chuang,抄起房中的小木凳子,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沒有去喊爺爺,畢竟他年齡大了,別再受到什么驚嚇。

沒有開燈,我緊緊的攥住小木凳,輕手輕腳的下樓,心中很是緊張。

雖然沒有開燈,但是借助窗外灑進來的月光,我還是能隱隱的看清樓下壽衣鋪子內的情景的。

沒有人!

門和窗戶都是完好無損的,緊緊的關閉著。

我松了一口氣,開燈,無奈的笑了笑,心中自嘲自己神經過敏了。

就算有小偷,也不會來偷壽衣店啊!

正準備關燈上樓睡覺的時候,我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那口棺材,頓時愣住了。

那口棺材,此時棺材蓋稍稍偏移了一些,很顯眼。

我剛剛松下去的一顆心頓時又提上來了,死死的盯著那口棺材,眼角抽+搐,手中的小木凳緊了緊。

晚上睡覺前那口棺材還好好地,這明顯是有人動過那口棺材了。

門窗緊閉完好,這棺材蓋是怎么偏移的?

當我心中升起這個疑問甚至有了些許恐慌的時候,我身后突然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嚇了我一大跳。

急忙轉頭看去,看到是爺爺,我才松了一口氣。

爺爺此時的臉色有些難看,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口棺材,也沒有理會我,大步走向了那口黑棺材。

走到那口棺材前,看著那偏移的棺材蓋,爺爺臉色更加難看了。

“子辰,白天是不是有人碰了這口棺材?”爺爺看著我,語氣很深沉的說道。

猜你喜歡

  1. 靈異恐怖
  2. 靈異言情
  3. 靈異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手机棋牌游戏出售
排列三组六七码遗漏 二八杠棋牌大厅 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安装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苹果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 彩票兑奖码 伯乐彩官网 伯乐彩票平台 二八杠游戏作弊器下载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软件app 北京时时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3d胆拖投注表价格表 信德网上娱乐平台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